若不是為了多賺些能支付十月Feldenkrais的進修費用,我實在沒有勇氣下海去教那些6-18個月、隨時都可能哇哇大哭的娃娃們。雖然漸漸上手,也和小娃娃們渡過單純又愉快的時光,但越來越多這類的工作,逐漸讓我覺得---無法讓專業成為我的主業,真是有點無奈。畢竟花盡精力與時間學了一身功夫,卻因為大環境的關係,無法真正好好施展身手,而我所擅長的一切,現在好像只能淪落為生活的點綴……---有點悶。

尤其最近好幾次打開電腦,想繼續撰寫The Feldenkrais Method的系列介紹,以及精彩的受訓所得,但……過多的童言童語竟讓我文思枯竭,覺得頭腦簡單地快要變成笨蛋啦!

決定尋找靈感。今天早上偷空去光點電影院看紀錄片:"乘著光影旅行"---台灣之光:國際攝影大師「光影詩人李屏賓的攝影人生」。對於這部拿下2010年第十屆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的電影,網上已經有很多介紹此片的文章,因此就不在此贅述。但除了那數不盡細膩動人並具豐富生命力的色彩、光影與鏡頭,以及令人動容的濃厚親情描述外,現在的我,腦裡卻縈繞著其中一小段沒有被部落客們所記述的故事。

有一次,李屏賓和整批的工作人員在沙漠中拍攝,大導演(Sorry!我忘了是誰)準備運用大量的陽光,未料,卻起了暴風雪,所有的人都非常著急,因為經費不足的他們,實在無法多等幾天。當這位國際大導不知如何是好時,李屏賓卻不慌不忙緩緩地說:"沙漠裡下暴風雪,百年難得一見,那是很有感覺的,就拍吧!"因為長期和侯孝賢導演共事得到的心得是:"順勢調整,天天都是好天!"而這些鏡頭都意外成為經典

隨著淚水的滑落,提醒了我,晴天有晴天的美,但我們總忘記暴風也有暴風的美。靜心觀察,如果能看得到也捕捉得到,就會是動人的瞬間"結果"其實就等在不同的地方去被發覺。人生不也是如此嗎?

心情"悶"是因為無法稱心如意想"稱心如意"是因為先對未來有所期待、對立場有所預設,只從自己的期許看事情但本來世上的事就都是獨自照它自己的速度和方向行進並不會跟隨著自己的期望去走,如果只固執地從自己的觀點出發去想,就會覺得"無法稱心如意",於是在這樣懊惱的情緒下當然就不容易看到別的觀點,因此也就無法發現不同的價值。

而千錘百鍊之後的大師,歷經艱辛後所看到的深度、廣度不同接受度與發展出的自由度也會有所不同。

所以是的!"順勢調整,天天都是好天!"感謝侯孝賢導演與李屏賓攝影家的拍攝哲理。

我現在只不過是又經歷不同的過程有什麼好悶的呢?而幫娃娃們上課也上得挺高興的,又不是不順只需順勢換個心態罷了!

那麼想想教娃娃們正好可以從The Feldenkrais Method觀點來觀察人類肢體動作發展的狀況。而"長才非主業"或許只是現階段,又並不代表未來都如此,不是嗎?

想到這裡,心境逐漸明朗了起來……。(有點小題大作也許是因為...苦惱自己好像變笨了...雖然本來有時就有點少根筋:P)現在只希望我的腦袋不要一直被童言童語所佔據,拜託寫作的缪斯能夠儘早回來找我,不要放假放太久!因為我真的想寫The Feldenkrais Method啊!

創作者介紹

怡如的費登奎斯隨筆

yiruchen04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onstance Mei-Yen
  • By wholeheartedly and directly meeting life's challenges, we bring forth within ourselves the wisdom and compassion. The light of this internal wisdom constantly encourages and guides us toward true and correct action.
  • Well said. However, sometimes the light is bright; sometimes the light is dim. I think what I need is patience.... also remember to treat my imperfect self gently. Accept who I am and what I am. Hope I will be OK in all circumstances. Thank you, my friend.

    yiruchen0409 於 2010/08/01 21:4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