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篇) (在此聲明本篇為怡如原作,多篇坊間之簡介均出自本文)

簡史 

The Feldenkrais Method是一種身心整合重建的教育學派,依據創始人Moshé Pinhas Feldenkrais的姓氏來命名,同亞歷山大技巧(The Alexander Technique)、羅夫整合學派(Rolfing)等,可以被歸類為近年來西方世界新興的一種教育方式與研究---身心學somatic education)。

在此必須澄清的是The Feldenkrais Method並非按摩,也非放鬆技巧。雖很多人將之歸類為療癒或醫療體系,本人對此也不贊同。據我所知,一般的治療是針對疾病結構上的"不理想"所作出的處理;而The Feldenkrais Method講的是即使處於有疾病或結構"不理想"的狀態下,人都還是有無窮的潛力可以去開發,去學習適應生活因此學習如何促進功能,是The Feldenkrais Method的主要方向,並非治癒; 而事實上的確會有看似"治療"的效果,但那是去啟動浩瀚無垠學習的力量之後所帶來的附加價值,並非目的

身為猶太人的Moshé Feldenkrais190456日出生於現今的烏克蘭共和國所在地其青少年時期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動亂中渡過,在歷經顛沛流離後最終於巴黎取得物理學博士的學位,為一位研究核能與反潛水艇科技的科學家,同時為法國柔道協會的創始者,亦為一位柔道黑帶的老師。1940年代,因於逃避納粹追擊從法國到英國的途中,在潛水艇上滑倒,而引發了青少年時因踢足球導致的舊傷而接近癱瘓。在被外科醫生告知手術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之下,Feldenkrais決定深入研究自己。

Feldenkrais博士開始檢視自己的經歷,他意識到其實自從1929年足球賽中受傷之後,自己就一直反反覆覆地為腳傷所苦,尤其從法國逃難的經驗之後,他也發現逃亡的焦慮使得他的疼痛變本加厲

認為這些狀況其實並不是單純,自己膝蓋的問題,除了可能與本身的性格有所關連之外;他更懷疑,失去功能,可能並不是源於受傷本身,而是來自於自身對於傷害的反應,也就是說,如果做出了不適當的反應,可能會使其傷勢加重。因而反之如果他能選擇適應不一樣的反應,可能可以用此方式來減低疼痛及限制。

以此為出發點,他結合了東方武術、兒童發展、解剖學、物理學、生物學、生理學、語言學、運動學、神經學、心理學和人類學等,從很多嶄新的角度來研究,成功地幫助自己避免疼痛地走路,運用新的動作方式再現功能,最終創造出一套新的教育系統,來改善身體的動作與身心整體的運作功能。

回顧Moshé Feldenkrais的一生,他的生命中最少有兩次大逃難的經驗,而在這樣的災難中,每次都必須從創傷中重新站起來,從無到有。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生活與生存,Feldenkrais不斷地面臨環境的改變,他必須不斷地重新適應新的文化、學習新的語言以及新的工作,更大的挑戰是,在這一連串的變遷當中,以及無時無刻適應環境以及恐懼和毫無安全感的同時,猶太裔的Feldenkrais,不能被其他文化所吞噬,他必須保有他的自我及(猶太)民族的認同,那他是如何處理這排山倒海的混亂與衝突以及焦慮,克服難關,進而發展出自己的教學法及哲學呢?

Mark Reese 認為,Feldenkrais博士透過生命體驗以及自我觀察,無論學術領域、身心創傷或探索研究發明,他將人生的課題學的很成功,他學習到在變動中,如何去重新學習,也學習到如何將所學教授與他人,並讓人能夠活得更像人,而並非機器。 

Feldenkrais一生中幫助或教導過的人們,來自全世界各地,不分性別、種族、宗教、職業,也不分年齡,其中有因生產而脖子受傷15周大的嬰兒,有97歲因被電擊而癱瘓三十年的加拿大人,也有音樂界的小提琴大師曼紐因(Yehudi Menuhin) ,除此之外Feldenkrais更曾為劇作家Peter Brook以及他的劇場Bouffes du Nord上過好幾年的課程。

Feldenkrais的教學與概念哲學極其廣泛,能應用於很多不同的領域,例如:神經學、心理學、表演藝術、運動以及復健(rehabilitation) ,實難一言以蔽之不但如此,Feldenkrais博士也曾與人類學家Margaret Mead、神經科學家Karl Pribam ,以及心理物理學的前驅研究者Jean Houston以及Robert Masters等合作研究。現今在北美州、南美洲、歐洲、以色列、澳洲以及日本有International Feldenkrais Federation (IFFFeldenkrais國際聯盟)認可的師資培訓的課程,直至今日,全世界有超過5000位合格的Feldenkrais教師。

 

原則與概述

Moshé Feldenkrais博士觀察到,在人的一生之中,人類的頭腦都有能力有效率地去學習新的行為、動作以及功能,而他也發現“Changing our muscular patterns will alter thoughts, emotions and our self image”---改變肌肉的模式將會轉變我們的思考、情緒和自我印象;而反之亦然。

除此之外他更發現,無論擁有著什麼樣不同程度的能力與技巧,任何人的腦(包含任何年紀的人,以及任何身體、心理或神經系統被認定為有殘缺或受傷的人),在接觸各種不同新的資訊(或不習慣的模式)後,都可以學習及選擇,並重新整合出更佳的狀態與模式,去突破自己現階段的極限。於是即使處在不那麼理想現階段的狀況,每個人都可以將自己整體的功能,發揮到自己當時最佳且最理想的狀態,並有無限進步的空間及可能性。

(其實這樣的觀念和當代腦神經科學的Neuroplasticity的學說(暫譯為:神經重塑性)(http://yiruchen0409.pixnet.net/blog/post/6416772)相符合。Feldenkrais在當時提出很多先進的論點在現代的研究中已一一被證實,而近年來亦有越來越多的研究以The Feldenkrais Method Neuroplasticity為研究主題

值得一提的是,從神經科學的觀點來看,"學習"是一種產生或改變神經元(神經細胞)間訊息傳遞量與質的歷程;而學習與神經功能變化的關係,可說是神經反應性質與迴路的改變。也就是說這些神經科學的觀點,和Feldenkrais的教育方式其實是相互呼應的。)

秉持尊重個體有不同學習方式的原則,並相信學習過程中沒有絕對之對與錯的標準,Feldenkrais認為最理想的學習方式,是像孩童學習站起來等行為的過程般,自然的有機學習(Organic Learning http://yiruchen0409.pixnet.net/blog/post/11971040),這樣的學習並沒有一定的時間進度表,而是需要在`錯誤'中不斷實驗(http://yiruchen0409.pixnet.net/blog/post/12017722)、逐漸校準方向、進而能找尋到越來越適合自己的方式。

因此The Feldenkrais Method以學習learning與覺察awareness為基石,讓我們在學習過程中復甦知覺的敏銳,來覺察到自己的行為慣性與模式;並藉由獨特的引導觸碰等方式為媒介,給予腦部各種新的資訊,有效率地觸發神經中樞系統內,
各神經元間訊息的傳遞與網狀連結、
與腦部和潛意識溝通,並給予機會來發展、重建動作模式,讓身體學習到如何以更輕鬆、和諧且流暢的方式,有效率且適當地去執行動作任務,自發性地提升自我整體身心全面性的功能運用與自我印象(self-image),並超越限制與極限,進而培養更佳的適應性能力,去選擇更為靈活自由健康的人生

 

課程進行方式

The Feldenkrais Method上課的方式有兩種

「從動中覺察(Awareness Through Movement簡稱ATM)團體課程,以及「功能整合(Functional Integration簡稱FI)」個別課程,這兩種課程往往可以相互配合來教導與學習。

「從動中覺察」團體課程:

在團體課程中,授課教師以口語敘述的方式給予學生一系列的動作導引,幫助學生在動作中探索,在過程中復甦其知覺敏銳力以培養覺察能力,發現自己習慣的動作模式,將感官、知覺、思考、想像力、神經系統、肌肉系統、骨骼系統等整體,甚至過去的生命歷程與現今的生活,相互連結重整運行,減少不必要的精力消耗,來學習到如何以更輕鬆、和諧且流暢的方式,來有效率地執行動作,並發揮理想的功能與狀態。

很多類型種類的運動,著重運用意志力,不斷地要求去達到符合來自他人或外在的標準,例如越舉越重、或越跑越快、越撐越久等。而Feldenkrais則採取不同的途徑,課程的設計是以學生個人動作的舒適度及流暢度為標準,在舒適安全的環境與氛圍裡,以輕、巧、慢及好玩有趣為學習的基本原則,並給予很多休息的時間,讓神經元在動作與動作間,有足夠的時間來連結,進而能自發地來學習到更為有效率及良好的動作。

一般來說,ATM課程會以一種特定功能或運行作用為主題,課程的長度約為30-100分鐘不等,學生們著舒適方便動作之衣物上課,很多課堂是躺著進行。通常課程的設計以容易、舒服的動作為出發,逐漸發展到更為複雜的狀況。Feldenkrais設計了好幾百堂的課程而如今以這幾百堂的課程為基礎已發展出上千堂的課程

 

「功能整合」個別課程:

功能整合是一對一的課程。如同從動中覺察課程教師用口與引導學生般,在功能整合課程中,老師以溫和、不強迫侵入性、不費力、受過嚴格訓練的碰觸方式,運用動覺(kinesthetic sense見下面中的附註1解釋)與觸覺等非語言的溝通為主(語言為輔,但比例多寡程度會依據學生學習方式與狀況而定),來引導學生察覺、探索自我本身的動作習慣模式及歷史。在舒適安全的環境中,老師以學生的需求為主,傾聽學生的需要,不強加老師的主觀意見予學生,以符合學生的學習方式來教導,也不強迫學習;
幫助學生在過程經驗中,尋找到當時最適合自己的動作模式,進而激發潛能、提升自我印象及價值,
培養更佳的適應性能力,去選擇更為靈活自由健康的人生

課程通常在特別為此課程設計的Feldenkrais摺疊桌(床)上進行,著方便動作之服裝,以仰臥、側躺、趴臥、或坐姿或站姿等等,依當天實際上課狀況來決定要如何進行。

 

附註

1.「動覺」(kinesthetic sense):如同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般,「動覺」是六種感官知覺之一。若要知道何謂「動覺」的話,大家可以做一個嘗試。請將一隻手在身後做彎曲手指的動作,請問大家知不知道自己在彎曲手指呢?

     如果在看不到、聽不到、聞不到、嚐不到、也觸碰不到的狀態下,還能察覺到自己的手指有做彎曲的動作,那就是憑著「動覺」來感覺的。

 

小語

至於上完課後,大部分的人有什麼樣的經驗呢?

非常多人在上了The Feldenkrais Method的課程之後,都會有身體變輕,人變高,身體變得輕鬆,平衡感進步…等的感受;也有人說身體在活動時變得更靈巧、更平衡、更協調,也能有效舒緩長期或慢性的疼痛,減輕壓力和身體的緊繃。許多奧林匹亞的運動選手、世界級的音樂演奏者、舞者、表演藝術工作者等,發現此課程不但能幫助他們避免運動傷害、降低焦慮、提升演出水準,亦能幫助個人全方面的成長。除此之外,有許多被診斷為學習障礙、中風、顳顎關節功能失常症(小女子本人便是受惠者)、小兒麻痺、自閉症、脊椎側彎、前庭系統失調、注意力不集中等等的學生,都有非常顯著的進步。(最近很開心,因為已經二十多歲的表妹在上了幾堂課之後,已長高了約2.5公分左右喔!)

不過就像沒有吃過巧克力的人是無法想像巧克力的滋味般,我們也不太可能光看書就能學會如何打球。要說明的是,光是透過閱讀The Feldenkrais Method身心整合教育學派相關的文章,是不太能理解這樣的課程,必須要實際上課才能體會之中的奧妙之處。而就我個人來說,每次接觸都有新的斬獲,總能振奮地發現到自己有無窮止盡的進步空間及潛能。

雖然花費很多的精神去想要怎麼來寫才能寫得清楚明白,不過無奈語言文字的溝通其實非常有限,所以大概還是沒辦法解釋清楚,僅能非常粗淺地闡述其概論。如果大家有讀卻似懂非懂,只好說聲抱歉!不過如果願意提出問題或是建議,能幫助我重新編輯文章,那就再好也不過啦!

The Feldenkrais Method概論的最後,分享一個The Feldenkrais Method的影片介紹

個案伊莉莎白是一位21歲的女孩嬰兒時期被診斷為global brain damage(暫譯:全腦損傷),當時她幾乎無法做任何的自主性運動(voluntary motion),例如:無法控制眼球,以至於旁人無法知道她是否看得到;不斷流口水等等。很多醫生診斷認為她可能這輩子進步的空間不大,於是不願放棄伊莉莎白的父親,轉而求助於Feldenkrais本人,讓伊莉莎白與Feldenkrais本人和Feldenkrais的學生Anat Baniel學習The Feldenkrais Method,在多年的學習之後,現在的伊莉莎白得以就讀於大學,並且成績良好成為榮譽學生,她的行為能力完全超出所有人以及醫生的預期,達到所謂“正常”的生活狀態,並且持續進步當中。(http://youtu.be/CNVw4ZISLMs)

(影片中伊莉莎白所上的課程是功能整合,而影片呈現的是屬於比較大動作的課程。一般來說老師的動作可以從只是雙手輕放在學生身上,或小到零點幾公分的動作,或到如同影片中更大的範圍,依據狀態不同而有所不同。)

(接下篇: What Are You Afraid of 3-2) 

創作者介紹

怡如的費登奎斯隨筆

yiruchen04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