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非常高興第一篇的反應還不錯,趁有動力的時候,再寫一篇。可是要怎麼開始呢? 我想地胃都要痛了。

 

Feldenkrais (費登奎斯或費爾登克拉斯)認為: 「行動無法單獨存在,我們的每個行動都來自心的感覺、肢體感官的感受和個人的想法,而一個人的歷史也會反應在現在的肢體行動上。」因此個人現在的動作行為都是自己個人歷史的累積,換句話說,生命歷程也都反應在現在肢體動作的呈現。

 

很抽象對吧?舉例來說:
一個人的腳被車撞過的話,之後走路就或多或少會與車禍前不太一樣,如果他覺得沒什麼差的話,可能是因為改變極小而難以發覺,而且就算肢體修復了,車禍的經驗也會儲存在腦海中而有所變化,因此也許他以後會更小心等等。生命是一個歷程,是不能扭轉的。Feldenkrais尊重每一個個體的生命歷程,主張Feldenkrais老師不能「糾正或矯正 (correct)」學生,而是要幫助學生找到適合他自己狀況的生存方式。

 

很喜歡在這次在芝加哥受訓的時候,老師Paul Rubin說的一句話:「As a Feldenkrais practitioner or teacher, we are not here to show how smart we are;we are here to help our students to see how smart they are.」(身為Feldenkrais 的老師,我們的職責並不是來顯示我們自己有多聰明,而是來幫助學生們看到他們有多聰明的。) 嗯,真是一針見血而讓我心有所感!

 

因此,我認為如果想要真正深刻地探討這個支派的心動學(Somatic Education)或動作教育(Movement Education)以及其背後龐大的哲學,我想我需要誠實地以自己做為個案來討論。因為一旦我有勇氣坦承地面對讀者,我想當我面對學生時,才能謙卑地扮演一位輔導者的角色,而非高高在上威權者。並且我想要讓大家知道,老師也是人,沒有誰比誰厲害,我們只是不同的個體以及有著先來後到的順序罷了。

 

但我發現人要清楚地審視自己的過去是很困難的,甚至是一件很殘忍的事情。雖然比較親近的親友大概知道我的歷程,但痛苦的是,要將之post上人人可點閱的部落格上,把自己的過去公諸於世,真有一種待宰羔羊的感覺,因為難防有毒舌的網友喜歡攻擊留學生。

 

我知道有些人認為我們是一群奢侈的孩子,拿著父母的辛苦錢出國念書,之後回到台灣操著一口洋文來耀武揚威,並且我們不知人間疾苦、躲避社會責任、更是一群無法面對現實的浪蕩子。好吧,我自己先罵完了,所以不要再罵我們了吧! 哈!哈!所以我心臟真要夠強才行。不過,轉念來想,感謝我的父母幫我取了一個很多人叫的「怡如」。嘿嘿,除了認識我的親友之外,耶!沒人知道我是哪個怡如! 所以惡毒的人也罵不到我!!!(接受The Feldenkrais Method教育的益處之一,就是能啟發多元的思考方式,那就容我以後再談。) 其實每個人的出生背景不同,承受的壓力和生存的方式都不一樣,很難用單一的價值觀去評論到底誰對誰錯。

 

岔題了…回到本文。所以就豁出去吧!因此這個部落格真正的起點,就從下一篇開始。那請大家讀讀我的故事吧!祝大家萬聖節愉快!!!

創作者介紹

怡如的費登奎斯隨筆

yiruchen04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haron
  • 哈哈哈! 你實在很會自我解嘲,我們可以算是從小到大的朋友了吧(不得不承認自己老了...)真的很高興看到你的轉變,也很期待你的分享,我會好好督促你,繼續維持分享的動力啊!Fang Yi
  • 小亨利啊小亨利,我們的孽緣實在太深了,哈哈哈!沒辦法啊!因為我的內容實在太悲慘了,我怕最後沒人看,只好找些笑話啦!在這裡准許妳好好督促我 :)要定期給我留言啊!不然我會懶的...怡如

    yiruchen0409 於 2009/11/05 22:22 回覆

  • 怡如
  • 好,還好回台灣了,有媽媽真好.
  • puo0409
  • 如:
    別太累了!
    記的休息多保重
    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