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回憶太多過去辛苦的日子,加上一些其他的事情,最近覺得心情有些悶悶的。雖然在做完The Feldenkrais Method (費登奎斯or費爾登克拉斯)以及瑜珈的課程之後,心靈得到平靜;但是在昨天教了三個奧福音樂的班級,以及帶領小朋友探索音樂的世界之後,終於,我從小朋友率直的反應以及笑容中獲得了開心的力量。

 

然而,下課之後我不禁感慨,不知從何時開始,無論對於喜歡或不喜歡的人事物,已經習慣於需要經過再三忖量才會有所行動,因為深怕不經深思之後的表達,會導致無法收拾的後果。而這種符合於大人世界所謂「成熟」的作風,雖然比較安全,卻往往失去了勇氣而導致駐足不前。但是每每當放下老師的身段和拋開大人的價值觀之後,我趴在地上從孩子們的角度去看世界,常意外地經由他們的坦率以及無窮無盡的想像力,而再次感受到生命的驚奇和有趣。

 

就像是這一次,到了直笛課的時間,我靈機一動,不教導孩子們所謂「正確」的吹奏方式,嘗試給予他們空間,讓孩子們任意的探索直笛的頭管,沒想到,這群小鬼頭居然給我玩出不下十種不同的聲音。

 

怡如老師,好像貓頭鷹的聲音喔!

哇!印地安人的聲音!

咦?警車的聲音ㄟ!

怡如老師!妳聽妳聽!我的像蛇的聲音喔!

 

真的ㄟ!於是我也跟他們開始大玩特玩起各種聲音來,玩到這些小朋友完全不想下課,趕都趕不走。

 

不要啦!怎麼過的那麼快!為什麼下課了?

怡如老師,再玩一下啦!

 

「好啦!不行啦!我等下還有別的學生,我們下禮拜見吧!」

 

不要啦!為什麼不是明天上課?」其中一個三歲的小男生賴在我身上不肯走

 

 

 

我想,很多父母都是從孩子的身上獲得救贖的吧!

 

但是當了老師之後,常常思索什麼是理想的教導方式?這真的很難。要讓孩子們保有高度的創造力與天馬行空的想像力,但又要符合大人們所建立的世界,實在真的很難因為發現人與生俱來自我學習的能力,常在所謂的「主流威權的教育系統」之下,無意地被犧牲和扼殺了。(在以後的章節中,我會用不少的篇幅,來介紹關費爾登克拉斯Feldenkrais對於「教育」與身體疼痛和身心不自由相關的思辯,這也是費登奎斯or費爾登克拉斯方法The Feldenkrais Method此一身心教育學派(somatic education) 或動覺教育(kinesthetic education) 的基礎立論。)

 

在威斯康辛州的麥迪遜(Madison, WI)念書時,曾被派去當地的公立小學實習,除了音樂課之外,還要去輔導數學課以及特教的班級,而每次和小朋友相處時,都有不同的故事,但Katarina實在讓我印象深刻。

 

她是一位小學一年級的學生,在班上很安靜,成績也不是太好,上課的時候,常常看起來心不在焉或甚至有點靈魂出竅的樣子,而且她的反應也總是比其他的同學慢了一拍,是一個很容易被群體忽略的孩子。

 

第一次注意到Katarina是在某一堂的數學課,當時我被分配到他們那一組,帶小朋友們用撲克牌玩一種類似撿紅點的遊戲來做數字的練習。每次輪到Katarina時,她都好像在做白日夢,沒什麼反應,其他的小朋友也常常不等她思考,直接告訴把答案告訴她,而她也就看起來敷衍似的指出那張牌,然後又回去做她的白日夢觀察一陣子之後,我發現Katarina在群體中好像一點都沒有存在的重要性。

 

起先看到這個狀況,我覺得她根本沒在思考,為了讓她知道她必須參與團體的活動,我要求其他同學不要幫忙,大家只能安靜地望著她。逐漸的,她發現如果她不自己找出答案,遊戲就不會進行下去,而且大家也不再告訴她答案,她得自己想(當然我會給她一些暗示,或誘導她找到正確的那張牌),因此就這樣過了兩個星期之後,她終於能夠跟上大家的程度,而擺脫了「學習障礙」的標籤。

 

我覺得很奇怪,因為我根本不覺得她有學習障礙,我想,也許她有自己的原因吧?因此有一天我私底下問她:「Katarina,妳很聰明啊!可是妳為什麼之前一直在發呆呢?」她對我說:「BillyKaty (她的小組成員)常常為了答案在吵架,如果我拿出他們認為對的牌,我想也許大家就不會吵架了吧!」她的答案實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又有一天,Katarina不顧老師的責罵,在上課時一直畫太陽花,而且她如果畫不好,就一直重畫,努力地想要畫一朵完美的太陽花。當我看到台上的老師快要發火了,我就坐到她旁邊,輕輕地對她說:「好漂亮的花啊!不過Katarina啊,為什麼妳要在上課時間畫花呢?」她皺著眉頭回答我說:「Because Gloria is not happy today. She likes this flower. Maybe she will be happy again if she gets this flower.(因為Gloria今天不開心,她喜歡這種花,如果她收到這朵花,可能又會開心起來了吧。)」

 

我聽到她的這番話,眼淚差一點掉下來。Gloria是一位被評斷為智能不足以及情緒障礙的孩子,那一天不知為什麼,她一直不斷地尖叫,很多小朋友及老師一直對她避之唯恐不及。而只有一向看起來有學習障礙的Katarina,不顧自己被老師責罰的危險,一直不斷地努力,想要畫一朵漂亮完美的花,為的只是單存地希望Gloria能夠開心一點。而且她和Gloria也沒有特別熟,心思怎麼如此細而能夠注意到Gloria的喜好呢?

 

我的心不禁輕輕地疼了起來。我摸著她的頭說:「可是老師現在正在上課啊,如果妳不聽她上課,她會覺得很寂寞的,對不對?等一下下課時間我陪妳一起畫好不好?我們可以加上漂亮的花邊之後再拿去送給Gloria,我想她會很高興的。」

 

Katarina乖巧地點點頭,把她的畫收起來。而當我們合力完成這幅畫之後,她對我說:「Miss Yiru, could you please give this flower to Gloria But don’t tell her it’s my drawing.(怡如你可不可以請妳幫我給Gloria呢?但是不要告訴她是我畫的。)」我說:「可是這是妳畫的啊?我陪妳一起去送給Gloria好不好?」她猶豫了一下然後點點頭。在把畫交到Gloria手上後,Katarina一溜煙害羞地跑走了。而Gloria則望著手上的畫,止住了她的尖叫和眼淚,慢慢地安靜了下來……

 

原來,看起來一點也不耀眼的Katarina是一個Peace Angel (和平小天使)默默地守護著她周遭的世界...。

 

 

 

 

 

 

 

而我寫到這裡,也想了起另一則故事(出自張曼娟的書「噹!我們同在一起」p.188):

 

我也讓孩子寫過一些問答題,像是「如果謀殺一個『無辜』的人,可以解除全世界的飢荒,你願意這樣做嗎?」絕大多數的孩子都認為「無辜」的那個人的生命也很珍貴,不應該被謀殺,然而,其中有兩個孩子,說明了不應該謀殺無辜者的種種理由之後,筆鋒一轉,寫道:「全世界的飢荒,怎麼坐視不管?如果謀殺一個『無辜』的人,便可以解救全世界的飢荒,那麼,我希望被謀殺的那個人,是我。」「如果是我,那麼,請動手吧。」我的紅筆停在空中,整顆心被緊緊的揪住,這是一個女孩與一個男孩,不過十四、五歲,他們都是安靜的孩子,很少發言或發笑,各方面的表現也並不突出,並沒有引人注意的企圖,大概是團體中挺容易被忽略的孩子。

  

可是,他們竟然這樣願意犧牲自己,為不認識的他人而犧牲,如此神聖偉大而誠摯篤定,在那沉靜的,循規蹈矩的身軀中,原來有著至高無上的放肆---把自己的一切都給出去,哪怕是最貴重的生命,在所不惜。

  

這樣慷慨、無所畏懼。

  

  

  

  

  

 

原來,這個世界上,就是有那麼多默默的犧牲,才能成就那些所謂世俗的「成就」。然而這樣的善良,卻常常被貼上「學習障礙」的標籤或著因不引人注目而被忽略,亦或被認為是程度差的孩子。

 

當我和越多的孩子接觸,就越發現,每個孩子都有他們自己看待世界的方式與邏輯,但他們的價值觀卻不一定符合父母的期望。而在這樣子講求競爭,更以名次和分數為衡量標準的現實中,這些孩子將如何生存呢?我們是否因為太過於忙碌而忘記問孩子為什麼要這樣做?我們是否為了自己管教的方便而一味地要求他們守規矩呢?而他們的善良會不會因此而逐漸消逝在這社會化的歷程中呢?...我不禁心疼起這些孩子而為他們的未來擔憂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怡如的費登奎斯隨筆

yiruchen04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yaling
  • This is a great entry. I like how you described those innocent kids. I'm touched.  Thank you.
  • Thank you! I am glad that you like those stories.
    How lucky I am to be a teacher! Love my job!

    yiruchen0409 於 2009/11/21 08:43 回覆

  • Constance Mei-Yen Su
  • I would like to say something about your topic here... but kind of LONG....I will copy part of your article and write mine in my blog
    (reference and comparison) OK??
  • yiruchen0409
  • Education? Sure! You are more experienced than I am. Bring it up!
  • Bonnie
  • Dear Yiru,
    You are also an Angel!
    It's so great to read the story. How lucky I am today. Because of "Feldenkrais work" described in Yoga Journal today, I searched the word on Internet and found your blog discussing "Feldenkrais". Wow! Unbelievable..."Awareness through Movement" is quite similar to "Healing Yoga" what I'm involved in reacently.
    Do you know any "Feldendrais" class in Taiwan? I'm very interested in this method and would like to experience it.
  • Hi Bonnie,
    Thanks for your kind words. I am thrilled! In fact, I am a Feldenkrais teacher. If you are interested in taking Feldenkrais lessons, please don'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yiruchen0409gmail .com; 0975-175-349

    Looking forward to hearing from you!
    Sincerely,
    Yiru

    yiruchen0409 於 2012/03/28 21: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