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2

Prelude 前奏(四)中,回憶了Hurricane Katrina(颶風卡翠那)時的經歷,本來為的是要討論另一個常見的狀況---焦慮症,但是因為看到了「蟑螂」而讓我改變了今天寫作的方向。

 

為什麼是蟑螂呢?忽然想到大約一個月前,有一天晚上準備進房間時,在黑暗中忽然傳來一個令我毛骨悚然的聲音,當我躡手躡腳開了燈之後,果然,一隻大蟑螂赫然出現在面前,差一點嚇地魂飛魄散而大叫。看起來沒什麼是吧?但如果跟我比較熟的朋友應該看得出一些蹊蹺,因為從小就好強、大膽、就算在鬼屋也不抓別人的手 ,坐自由落體也從來不尖叫的我,怎麼可能會為了一隻蟑螂,變的那麼沒用?

 

其實,我從小就對蟑螂沒什麼好感,但是真正怕蟑螂是到Hurricane Katrina發生幾個月之後,從休士頓搬回Metairie (離紐奧良15分鐘車程左右的小城市)那一、兩年期間。當時,災後的居住環境變得很糟,蟑螂、火蟻、跳蚤、老鼠之類的蚊蟲及小動物實在多得不像話,而且到處都發霉,並伴隨著怎麼除也除不了的霉味 ……。

 

記得鄰居的黑人媽媽用一大缸的啤酒來引誘蟑螂,沒想到隔天早上起來,居然抓了滿滿一大缸的蟑螂,想到就雞皮疙瘩掉滿地……(如果家裡有養紅龍魚的朋友,也許可以用啤酒來抓蟑螂,效果很好喔,只不過吃了醉蟑螂的紅龍魚不知道會不會也跟著宿醉呢?)當時,蟑螂常在半夜裡到處亂竄,有的時候還會跑到我表姐和室友的臉上,而我因有著異常敏銳的聽覺,在黑暗中能夠聽聲辨蟑螂的行蹤,得以躲過一劫。

 

(分享一個抓蟑螂的絕招:如果有朋友不想要打蟑螂的話,可以用吸塵器吸蟑螂,之後把吸塵器管子的頭用塑膠袋包起來,過一陣子等蟑螂死後再拿去丟掉,就不用打蟑螂了!這是室友的三叔發明的。其實我還有很多跟跳蚤奮戰的成功經驗,有興趣的朋友再email我吧!)

 

但自從上次在家裡發現一隻蟑螂之後,才發現這個蟑螂的聲音已經成為我的夢靨,因為那天晚上睡得非常不安穩,依稀好像又回到那個充滿了霉味、沒有安全感,更是讓我日夜都想逃離的住所。(糟糕,寫出我的罩門了,拜託大家,千萬千萬不要拿蟑螂來嚇我……。)

 

除了蟑螂事件之外,從之後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中,我發現,我可能需要面對的是輕微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 (但很多狀況合併以前的焦慮以及憂鬱其實不容易釐清),而我這種聽見蟑螂聲音的異常靈敏聽覺能力,則是符合其中「過度警覺」的標準。不過想想,寫這個部落格也可以當成我自己療傷的一個管道和過程,因為如果能夠寫出來,就表示我肯面對這些恐懼:而當我能以不批判的態度去審視、釐清自己之後,我也能淡化這些事件對我的影響力。

 

我想,每個人在生命的歷程當中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創傷而造成遺憾。譬如說,也許童年生活在貧苦的環境,因此一輩子發了瘋似的拼命賺錢,因為對他來說,只有錢才能帶來暫時的安全感,但若不明究理,他可能會犧牲了健康和家庭來攢錢,而就這樣過一輩子卻仍然找不到他所尋求的安全感。有些人則拼命看電視、買東西;也許 更用性、飲酒或用藥來麻痺自己,填補空虛或遺忘過去,認為無法逃離輪迴與宿命,並用一輩子來彌補這些行為之後所產生的過失。

 

很多人都說他們沒辦法,因為環境就是這樣,他們沒有辦法改變過去,只能這樣下去。可是我想問問,為什麼甘願被這些創傷、缺憾或過錯控制,而就這樣為了填補這些黑洞而過一輩子?

 

記得今年在東海大學的費爾登克拉斯課程(The Feldenkrais Method)幫我UW-Madison的教授Uri Vardi翻譯的時候,Uri說了他對「疼痛(pain)」的看法:「當你感到疼痛時,大概有幾種面對的方式:第一,每天不斷的抱怨、不尋求協助而盲目地吃止痛藥並忽視你的身體。其中有些人更會拿「疼痛」來當很多事情不能達成的藉口。第二,把疼痛當成身體給你的信號(sign)認為「疼痛」是要提醒你,你身體的某部分出了狀況,警告你不要再這樣下去了,因此你開始去面對疼痛,尋求協助,並且嘗試不同的方法來讓自己的身體更健康、生活更有品質……。你想要選擇前者、還是後者?」

 

 

(當然,佛教在修行時面對「疼痛」有另一種方式,那就不在此討論之內。)

 

還記得以前在受義務張老師的訓練時,講師講了一個案例。有一個女孩子,談了幾次感情都不順利,因為無論她的男朋友為她做了多少事情去證明有多愛她,她都感受不到愛,因此她不斷不斷地在感情的世界中受挫,然而在她換了一個又一個的男朋友之後,仍然感到非常寂寞。

 

這個女孩子的父母因為車禍而過世,因此她從小是由阿媽帶大的。阿媽對她是百般的疼愛,願意為她做任何事,但逢人就摸著她的頭,並且邊搖頭邊嘆息地說:「唉!可憐的孩子沒人愛!可憐的孩子沒人愛(台語)!」

 

在經由長期的諮商之後,心理諮詢師發現,也許因為她的經歷,當她長大之後,無論男朋友們為她做了多少事情、付出多少努力,她都感受不到愛,因為她內心深深的相信她是個「沒人愛的孩子」,而殊不知這就是了她愛情上的致命傷。

 

心理諮詢師認為,這個女孩子在聽覺上有一種「愛」的不安全感,因此她的男友若是屬於只埋首付出、但卻從不說愛的類型,那麼無論如何,她就是感受不到愛。但也或許因為她的阿媽就是這種類型,她無意間就會被這種特質的男性所吸引,因此,她才會一次又一次的重蹈覆轍。

 

最後心理諮詢師建議她男友,不用再那麼努力證明他有多愛她,他要做的,就是時時對著她的耳朵裡面說:「你不可憐,因為我愛你,妳是有人愛的孩子。」因為這是這個女孩所能感受到愛的惟一方式與管道……在經過了兩年的治療與努力之後,他們結婚了……

 

原來,愛一個人,要用對方能夠接受的方式,如果只用自己的方式,對方不一定接收的到;原來,創傷是可能被彌補的,也許他們不一定過著公主和王子童話故事般幸福美滿的一輩子,但他們面對創傷的努力,為他們的未來增加了幸福的可能性… .

 

就像我的教授 Uri所說面對「疼痛」的態度,我想,面對「創傷」也是同等的道理,我知道面對自己的傷痛並不容易,但我想要選擇的是---不要被這些過往所綁住以及控制,更不想粉飾太平地為自己找藉口,我想要誠實地正眼面對它們,不帶批評地一一檢視傷口,因為這是我知道能為自己擺脫陰霾且有機會過得更好的方式。

 

 

我覺得心理暫時的生病(無論是憂鬱症或是其他)就像是感冒一樣,在生命的歷程中是無可避免的,也可能因為個人不同的際遇所造成,譬如親人過世等等,這並不可恥,也沒什麼好批評的。就像不要讓感冒引發肺炎一樣,若萬一不得已,發現遇到心理生病的狀況,最好能儘快面對,尋求專業的援助,因為有時狀況是非常複雜的,像是先天遺傳 身理心理相互影響,例如:甲狀腺功能低下症造成的情感性疾患伴隨憂鬱特質...,更遑說往往包含一些社會環境(例如:家庭 壓力 、工作等等)的因素了。

 

不知道大家面對疼痛 創傷或遺憾時的選擇會是什麼呢?

 

 

 

 

經濟部心理健康諮商網有一些測驗可以幫助了解自己,我覺得內容還蠻有趣的 

http://www.webtv.com.tw/index.aspx?P1=examine

 

此網站內容包含:

A型人格量表
父母自我檢核表
性格與壓力量表
喜歡與愛情量表
壓力量表
簡式健康表
災難事件衝擊量表
憂鬱症狀檢測
歸因量

 

 

 

 

但國內外最權威的恐怕是美國精神醫學會(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所出版的精神疾病診斷準則手冊第四版(Diagnostic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 4th Edition: DSM-IV),中文版則是由合記圖書出版社發行,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看看。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這些評量標準仍然有很多盲點以及缺失,並不能拿來當作唯一的指標(其中的原因太過於複雜,就不在這裡討論了),不過無論如何,總是一個評量的方式之一,希望大家都能真正的活的自在、健康和快樂。

 

啊!本來只想當前言了,不知不覺又寫了這麼多,那這篇文章只好變成隨筆2 …所以不好意思,Prelude 前奏(五)就只能下次再會啦!

 

P.S. 雖然晚了一天,還是祝大家Happy Thanksgiving! also Thanks for reading my posts!

創作者介紹

怡如的費登奎斯隨筆

yiruchen04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hihweihuang
  • well said regarding how to deal with pain. couldn't have put it better
  • I am so thrilled to hear this nice compliment from a MD. Thanks a lot!!!

    yiruchen0409 於 2009/12/15 19:56 回覆

  • 怡如
  • Thanks for reading!!! Call me when you are back.
  • aquagal
  • I enjoy reading your blog. Nice story!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