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早整理好了,就先post囉!因為下星期有很多飯局,好幾個朋友回來過寒假,真開心!!!

(不好意思,隨筆3還真長,不過可以算是延續隨筆2有關傷痛的討論 

 

隨筆3 (下)

 

但在廁所時冷靜想想,這個工作坊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先試試看,若試了受不了再走也不遲,至少願意嘗試也是種進步,因此硬著頭皮回到座位上坐好

  

在觀看這部紀錄片144分鐘的時間中,以及之後三位災區工作者:陳亮丰(三叉坑紀錄片拍攝者)、黃盈豪(大安溪部落工作站社工督導)以及達努巴克(南方部落聯盟心靈重建與關懷組員;台灣原住民教師基層教師協會秘書長)將近五個小時經驗分享的時間裡,我的淚水幾乎沒有停過,就這樣流了快八個小時。

  

但在步行至劍潭捷運站的途中,忽然覺得心輕了一些,因為當這些影像、聲音與心路歷程真實地呈現在我面前,我看到了一個災區的另一個面貌,災區集結了各種慾望的重現:有幫助人的慾望、有想活下去的慾望、有趁火打劫的慾望、有藉此成名的慾望、有藉此攀升職位的政治慾望,有排除異己的慾望,但也有看似平凡卻豁達人生慾求的長者。

 

坐在我旁邊曾經在災區服務過的一位媽媽告訴我:

我最難忘的是一對種田的老夫妻,當時我看到他們的時候,穿得破破爛爛,卻一副安然自得的樣子。這是一個很強烈的對比,因為附近的人都呼天喊地,愁容滿面,唉嘆自己痛失的家當與財產,但這些氣氛似乎沒有影響到這對老夫妻。於是我很好奇,走去問他們:「你們還好嗎?房子還在嗎?」(台語)

老太太說:「多謝!我們都很好!房子還在啊!」(台語)

我心想,難怪他們會一副沒事的樣子,但過了兩秒以後,老太太笑著補了一句:「有在啊!在溪底啊!」(台語)

天啊!怎麼會用這麼幽默的方式去談論自己已經毀壞的所有?

接著老先生說:「不錯啦!我們都活著,就是一種福氣啦!感謝現在有東西吃,有衣服穿!要感恩啊!」(台語)

我感動之餘邀請老夫妻倆一起摺紙蓮花,老太太羞赧地說:「歹釋啦!我手很笨!」(台語),但在三天之後,他們摺上手了,還去教很多其他的災民共同來折紙蓮花

  

原來真正的豁達,並不一定要念多少書、獲得多少成就,而是在質樸的生命中淬煉智慧。

 

在生命的歷程,有時仿若陷入黑暗中的荊棘裡,狼狽地匍匐前進,企圖摸索找尋些什麼,卻在掙扎拉鋸中突然一驚,懊惱地質問著:「我到底在做什麼?」但是在這些真實的故事中,我發現的不僅僅是混亂和悲苦,我也看到在災難中人們所追尋自身存在的價值,以及生命的韌性與自我重建的能力。

 

第二天的工作坊中,我們以分組即興的形式演出心理劇,在角色的互換中,運用戲劇治療的元素來體會各種位置與角色,也時時有爆笑的缪思與行為。在之後的討論中,程琬若老師(國立嘉義大學輔導諮商系)以及王行(東吳大學社會工作系)老師以後現代的立論來檢視許多議題,對於此領域頗為熟悉的我來說,彷彿回到了在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 與教授以及十個白人同學們,在種族議題以相互尊重為前提、平等身分激辯的課堂中。

 

工作坊的議題包含在社會國家的機器開動起來救災時,因人為的因素,製造出一些新的受災戶,因為這些被害者被所謂的助人者(包含宗教、媒體、記者、當局者、長官、志工等等)以慈善的名義粗暴的對待而造成二度傷害,所幸還蠻熟悉這些理論思維,因此我以受災者的角度去檢視,以自身的經驗探討諸多名詞定義的問題、理論過度簡單標籤化或不實際的謬誤,在說服了兩位老師之後的最後的發言中,不禁有感而發:

 

剛剛婉若老師說在歷經Hurricane Katrina的救災經驗後,她這次不敢貿然地投入災區的工作,因為她害怕在沒看清楚的狀況下,會因為搞不清楚自己的位置而不知該做什麼,最怕的是會有擾民的狀況,所以到現在還一直很掙扎

 

從我的經驗中,我發現常常最糟的狀況是不知道自己要怕,因為以為自己什麼都懂的結果就容易造成很多的自己或他人悲劇。我覺得意識到自己能力的有限以及不敢貿進,是經驗學習的一環,這也是幫助自己未來更能下清楚判斷的前奏,更不會胡亂地狂做些自以為幫助別人的事,其實只是為了撫平自己的焦慮

 

剛剛有夥伴說:『在昨天晚上(12/19)的地震裡,我發現我自己一陣慌亂,沒有辦法做反應。我想要學習的是,如何在災難中迅速做反應?』

 

我覺得全世界的災難經驗雖然都有相似之處,但是每一次的經驗都不太可能完全的被複製。在逃難的經驗中,我發現災難中的反應是需要以經驗來學習的,而這些經驗會變成一種直覺,我覺得很難立即以口述的方式來學到。

 

因為在每一次的經驗中,都會發現當時的反應有不足的地方,也許忘記這個、忘記那個,但是都在下一次的經驗中都會有所修正,可是仍會發現新的狀況,因此,我都是在不斷地修正中找尋出適合的反應去面對,而往往每次的反應通常都會比上次更迅速更能判斷情勢,直覺也更加靈敏….

 

當我看到婉若老師以及王行老師專注著聽著我發言,亮丰老師以感同身受的目光凝視著我並且不斷地點頭,而過半數的夥伴們則迅速地將我的話記述下來時,我忽然憶起一位對我有著特殊意義的朋友,在我寫這個部落格遇到困難時email我的一句話:

We should consider ourselves lucky to have gone through this process, for those that never did will never mature fully. (我們應該認為自己很幸運,在年輕的時候就歷經這樣子的過程)。」

 

在那短暫的幾秒間,我的思緒與記憶乍然間鮮活、迅速且混雜交錯地在腦海內翻騰,於是在顫慄中發現Hurricane Katrina的經驗對現在的我而言,不再僅僅是一個苦難的記憶,這個經歷成為迫使我在短時間內快速成長的觸媒。原來在伴隨著血淚、認真刻劃的軌跡與步履中,痛楚已轉化昇華。

 

 

我體會到時間雖然會淡化一切,但是壓抑著傷痛不去面對時,這些情緒往往極有可能以其他的形式爆發出來,也許造成對其他事物的恐懼,也許個性變得易怒、急躁、好鬥、自閉、自憐、憤世忌俗

 

但當願意勇敢去面對時,雖然不見得能立刻解決,然而當開始尋求解決之道之時,舊的苦痛記憶,會開始和新的經驗相融合,於是改變對於舊有苦難、憤怒或恐懼的印象及想法,而產生新的記憶連結,因此每個生命終將尋找到自己的出口,進而增加治癒的可能性,更能從自身的經驗中累積智慧去面對將來。於是我發現現在的自己變得對生命比較寬容,比較容易同理他人的苦痛,也比較容易知足、感恩與惜福。

 

想到這裡我不禁又流下了淚水,但這次不是懼怕與痛苦的眼淚,而是在心酸中混雜著欣喜的眼淚,因為我發現此刻的我----終於---------------------出。

 

 

 

 

 

 

 

年終的此刻感觸良多,千言萬語也找不出適當清晰的言語來表達,所以抱歉!這篇文章的筆觸比較沉重,希望不會破壞大家放假的心情。非常謝謝大家在這將近兩個月的時間,願意花時間閱讀我的自省與思辨,也希望明年大家還有興趣繼續逛逛我的部落格。

 

在這裡誠摯地祝福大家都能擁有自己喜愛且健康與適合的生活方式!

Happy New Year

 

Sincerely,

怡如

 

P.S. 我不知道Hurricane Katrina還遺留下什麼影響,但我得到了一個年終禮物:至少從此刻起,我不再害怕看悲傷的影片了!

    I am free!!! 

創作者介紹

怡如的費登奎斯隨筆

yiruchen04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yaling
  • Yiru:
    you are really a thinker! Reading your enrties sometimes made me feel ashamed of not enhancing and growing myself enough. Keep writing, and be happy!
  • Oh! Please don't be! Everyone is different! I like your optimistic and easygoing personality.In fact, I believe one of the main reasons that I cannot sleep well might be because I think too much. You are going to be a mom! That's a remarkable life experience! Also, I am much happier!Happy New Year!!!

    yiruchen0409 於 2009/12/31 16:25 回覆

  • puo0409
  • 如:
    恭喜你獲得重生
     
     
    可以更樂觀看待人生!媽
  • Thanks.....

    yiruchen0409 於 2009/12/28 23:22 回覆

  • Sharon Wang
  • 很令人省思的一則文章,平鋪直述的寫出您所有感觸。 頗有同感!
  • 這兩篇文章當初改來改去,掙扎了好幾天...,不過現在覺得還蠻幸運的,能有機會在年底時,為過去做一個整理.

    yiruchen0409 於 2010/01/25 18:4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