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去聽了一個有趣的講座---Ayur Veda (阿育吠陀)。什麼是阿育吠陀呢?

Ayur Veda是印度傳統的醫術,源至於吠陀經中的阿育吠陀,梵文意指身體、心靈的知識。相傳五千年前,印度聖者聚集在喜馬來亞山下,共同研究、探討生命的長壽之道,借神的智慧,聖者以梵文寫下人類治百病的寶典,小到皮肉之傷到隆鼻開刀,腦瘤手術、毒物學、傷風大象治病,包羅萬象,堪稱印度的華陀寶典。

阿育吠陀相信宇宙萬物是由火Tejas、水Apa、地Prithvi、空間Akash、空氣Vayu 所形成的,很接近中國的金、木、水、火、土。而人之所以有病痛就是體內的能量失衡,能量印度稱之為Dosha,能量源自於體內的風Vata,火Pitta,水Kapha,能量的平衡是健康之源,反之就是健康的警訊。阿育吠陀要人善待自己的生體,崇尚自然,心靈合一,身心平衡、協調的理念,常記心頭。印度瑜珈術奉古瑜珈經為綱,奉阿育吠陀為本,相輔相成 (資料來源:台北印度協會) 。

因此從阿育吠陀的觀點來看身體的疾病並不僅僅只是身體的狀況身體的狀態往往也是心靈狀態的反應。這位擁有阿育吠陀與瑜珈療癒兩方面資格認證的Rachel Tsai老師對於疾病有很多不同的看法,譬如說: 「The person is constipated, because his/her mind is constipated. They won't let go.」(哈哈哈!這個觀點實在是太有趣了!!!!!)

這句話的意思是說一個患有便秘的人是因為他/她的腦袋便秘…也就是說非常執著、固執不通且不願意放手的個性和想法會反應在身體無法順利排便的狀態中。也許很多人會覺得這個看法匪夷所思,但想了一下之後,我本人還蠻同意的。

記得我在部落格第二篇文章 "寫在前面"中提到過Feldenkrais (費登奎斯or費爾登克拉斯)認為: 「行動無法單獨存在,我們的每個行動都來自心的感覺、肢體感官的感受和個人的想法,而一個人的歷史也會反應在現在的肢體行動上。」阿育吠陀的觀點其實和The Feldenkrais Method的一些觀點是很接近的。只不過我從來沒有想過連便秘都可以用這樣來解釋!真是太妙了!!!

其實歷經留學這一遭再回到台灣來發現一些有趣的現象很多學生出國念書部分的目是想要吸取 "最新"或 "最好"的知識但是出國之後會發現很多西方的醫學、美學和哲學等各領域在遇到瓶頸的時候往往轉往東方的古老文化或非侵入性的方式來尋求解決之道譬如在UW-MadisonThe Alternative Medicine中醫、阿育吠陀、以及The Feldenkrais Method 都是研究的方向。因此在很多世界頂尖的研究型大學中絕對西式的理性邏輯與科學研究方式已經不是唯一王道;許多當紅的後現代的研究方向(至少我所接觸到的領域),是想辦法將東西方的方式融合或甚至完全朝往東方來取經。

只可惜擁有豐富東方文化的我們,常常忽略了自己的價值,大量西化的結果,往往連西方的垃圾都一滴不漏的照單全收…。哈!不過我的小小擔憂也對這個社會沒什麼太大的幫助,所以還是回來阿育吠陀好了。

談到阿育吠陀,就不能不提及與之相關的瑜珈。其實我開始喜歡瑜珈,並不僅僅是因為可以運動和鍛鍊身體的原因(唉!我其實超討厭運動的!)。每次練習的時候,我都覺得瑜珈教室就像是一個人生百態的縮影,而每一個人都在走自己修鍊的道路。我看到的是,瑜珈的每一個動作,就仿若是每個人面對自己人生的課題與難關一般,如果能夠了解到自己的個性和狀況,能比較容易去接受和面對,但每一個狀況,都像是一個機會,考驗看看你要用什麼態度去面對。

我從小就是一個敏感的孩子,能夠清楚地感悟到他人的情緒,既愛哭又愛笑,但常常過度投入而無法自拔。聽我媽媽說,小時候時,我半夜常會哭醒,但哭醒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做噩夢,而是因為看到卡通裡的小蜜蜂找不到媽媽,所以睡覺時情緒還沒有辦法抽離,在睡夢中還一直在幫小蜜蜂找媽媽,所以一直嚷著:找不到、找不到…。而每當我找啊!找啊!怎麼找還是找不著的時候,就只好會陪小蜜蜂一起哭了起來(奇怪,為什麼小孩子的卡通要那麼悲傷啊?還有什麼"苦兒流浪記"等等)。

但長大之後我發現,除了敏感之外,我對於他人的言行有強又持久的記憶力,常常想忘也忘不掉。但其實這不是一個什麼值得驕傲的能力,因為我常常接收到過多的訊息,但又不知道該怎麼去做出適當的反應,因此在很多我無法決定該怎麼辦的狀況下,不自覺地會裝傻或逃避,久而久之就壓抑著很多焦慮,常常惶惶不安。

從另一個角度來觀看我自己,可說是觀察他人的能力很好,但自我觀察以及自我照顧的能力相對來說的就很弱,譬如說我常常沒有辦法察覺自己的情緒,或應該說常常不自覺地陷入了某種情緒,但回過神時往往已經深深愛上某一種人、事、物,無法自拔地上了癮,願意為之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然而常常處於過於亢奮、緊張或是悲傷和痛苦的情緒,因太過火而無法回頭,然後筋疲力盡…。

所以剛開始上The Feldenkrais Method 和瑜珈的課程時,我最大的挑戰,就是必須把觀察別人的觸角,轉化為自我觀察的能力。以我的了解,無論是The Feldenkrais Method或瑜珈,兩者方式雖然不盡相同,但從某個角度來說,有部分有相似之處The Feldenkrais Method和瑜珈都是以身體和動作為媒介,幫助學生或修行者提生培養他們的覺知(awareness)、了解自己、面對自己、以及接受自己,進而能找到適合當時自己的速度(pace)和方式去修鍊自己的心智(mind)。(當然The Feldenkrais Method包含的範圍十分廣泛,這樣的體悟,只是其中的一小部份)

舉例來說,當在瑜珈課程中,需要做一個對當時的自己很困難的動作時,修行者應該要怎麼去面對?

若是拼命勉強自己,是很容易受傷的,但是若全然的放鬆,卻又沒有鍛鍊,因此如何拿捏努力的程度、哪裡該用力、哪裡該放鬆;身體要如何練的有支撐的肌力、但同時又要有柔軟度與彈性;何時該對自己嚴格、何時又該對自己慈悲和溫柔…,很多事物其實是一體的兩面(dualism) ,而這些分寸的拿捏以及如何找到平衡與和諧,就成為一種藝術…。

 

不知為什麼地想起了一段沒有直接關聯的話:

發掘真理是很艱辛的過程,它是條漫長的朝聖之路,你必須要空掉你的腦袋,洗滌你的心靈。純真和再生是必須的,你必須再次成為小孩。然而,只有少數人膽敢發 掘真理,那是很冒險的,因為它不會安慰你;它沒有義務要安撫你,卻可能會粉碎你的一切知識,摧毀你所有的夢想和幻想,於是你必須重新安排慣有的生活。這一 切都是很危險的,真理就像火燄般通過你,你將被燙死、燒死,然而誰知道之後的生命又是如何地一個景象呢!

雖然我不太確定有沒有"真理"這回事,但奧修的這段話似乎是我的留學歷程的寫照…,當我讀到這段話時,目光一直無法移開,停駐良久而心有戚戚焉,因此我也想把這段話,和正勇敢追尋自己的朋友們分享。

也許是過去的經歷,當每次上課時,我都衷心地感謝來自於瑜珈或The Feldenkrais Method溫柔的聲音與寬容慈悲的空間。因為這是一個安全的場域,容許我不用在意他人的眼光,我可以傾聽自己和自己的對話,用自己的速度去練習,不必去和他人比較。這是一個沒有批評(non-judgmental thinking)、沒有評判的地方,It is the way it is. You just be….而每次聽到這些言語時,都不禁熱淚盈眶而悸動著…,逐漸地,我發現這些練習的態度和提升的覺知,一點一滴地融入我的生活當中,我逐漸解脫了來自文化與環境的桎梏枷鎖,開始品嘗自由,因此現在我可以比較不那麼在意別人的眼光,對事物不過於強求,也能平穩地走著比較適合我自己的道路。

(真的很幸運有機會能接觸到很多不同的文化,而每當開始對新事物有所了解之後,我常常驚艷於她們不同的思考方式和豐富的蘊含。因而當再次看到所謂的"第三世界"國家時,我看到的不僅僅是西方國家眼中的 "貧窮"和需要 "被救助的國家",我看到的是一個不同種型式的人類文明寶藏。以印度而言,我想,也許就是因為有著所謂的"貧窮",才能夠孕育出這些幫助人們面對自己人生苦難的哲學與宗教(或自我催眠?) 而這個看起來"不平等"的種姓制度能生存幾千年,至今沒有被推翻,也許是因為這個文化有許多我們無法了解,但對他們而言卻適合的生存方式吧!)

好吧!這幾天天氣不錯,春天好像快來臨了,而台灣現在這個季節正是冬天的尾巴,依據中醫大自然的韻律:春發夏榮秋收冬藏,現在正是冬藏儲存能量、收鍊的時候。所以請大家珍惜春天到來前的最後一小段時間,多多休息,早睡晚起,不要過度超勞、少生點氣,最重要的是好好愛自己,因為這樣才有能量給與他人你所想要給與的並且去面對新的一年!...哇!好快喔!快過農曆年了ㄟ!

 

 

 


 

創作者介紹

怡如的費登奎斯隨筆

yiruchen04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謝伯伯
  • 怡如

    前天你爸媽請吃中飯,我就告訴他們現在年輕人能寫文章的很少,寫得好的更不容易。你是其中一位。

    很仔細的閱讀,發現你的『痛苦根源』和別人很不一樣,就像阿育吠陀說的『不平衡』。而這些不平衡來自於不穩定,不穩定來自於想太多,想太多又來自於過度的自信,過度自信因為太認真,。。。。這可以寫成一篇回文,沒完沒了。

    你可以寫 Mail 給我,不必理會我的身份和年齡,或許多少有些幫助。也可以找個時間和你聊聊。

    這段留言是否公開由你決定。

    謝伯伯
  • Hi 謝伯伯,

    謝謝您的誇讚.

    我知道自己的不平衡.不過所幸的是已經度過了最痛苦且極端的階段(雖然不知道以後還會遇到什麼事),不過目前我應該已經逐漸摸索出一條比較適合自己前進的道路,與面對人生的態度.

    您的迴文點出了我部分的問題,不過很多事情的形成很難是單一方向的因果關係,其實是千絲萬縷,錯綜複雜,網狀多向,且有時矛盾或一體多面的不定性立體脈絡.

    非常謝謝謝伯伯花心思仔細閱讀,也謝謝謝伯伯的關心,我還有很多想要跟大家分享的部分還沒有寫,會一一post上部落格,那有機會的話再找謝伯伯喝茶聊聊囉. :)

    Best,
    怡如


    yiruchen0409 於 2010/03/28 11:21 回覆

  • 謝伯伯
  • 怡如

    你是學教育的,教育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因材施教』,對某些學生要教他們如何努力用功,對於你,應該是提醒你不要那麼認真,學習就像吃飯一樣,慢慢的吃,否則吃太多撐著當然不舒服。

    避免撐著當然還有很多方法,這可是得花你一杯咖啡的學費。你媽有我的電話,隨時歡迎。

    謝伯伯
  • 哈哈! 謝伯伯,這跟阿公給我的遺言是一樣的,阿公說他不太替我超心,只是希望我做事不要太認真,不然會和他一樣辛苦一輩子...

    其實在學Feldenkrais的時候,我領悟到了很多自己個性上不平衡的狀況,這就是我想要寫這個部落格的原因,因此如:"不要撐著"(關於意志力的討論)等等這些,都包含在其中,會在之後的文章中一一討論.

    那謝伯伯,咖啡就先欠著,等我在多寫幾篇文章之後,再向您討教囉!

    怡如

    yiruchen0409 於 2010/03/29 09:03 回覆

  • 蔡阿杕
  • 怡如 從這篇文章裡就可以發現你的年紀了

    哈哈 你露餡了

    好吧 我太愛鬧了 原諒我
  • 蔡同學,原來想知道我年紀啊? 看你猜得準不準!

    yiruchen0409 於 2012/08/26 23:15 回覆

  • 蔡阿杕
  • 好吧 那我就甘冒大不諱猜一下老師的年紀了

    其實直覺浮出來的數字是33
    但是用推算的數字則是 32

    好吧 讓老師開心一下 但是看你本人 我真正想猜的數字是27

    哈哈
  • 原來蔡同學的直覺還蠻準的.

    如果說真的看起來像27歲的話,不是你太會討人開心,就是Feldenkrais真有讓人看起來年輕的益處.
    你知道嗎,有一位Feldenkrais老師,發展出一套針對中老年人所設計的課程,稱為"Change your age",照這樣的邏輯來說,似乎頗有道理噢!

    yiruchen0409 於 2012/08/28 06:48 回覆

  • 蔡阿杕
  • 請問Feldenkrais Methods中
    有"increase your hair"的課程嗎
    會大賣喔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