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陣子沒有更新部落格了呢!最近在平靜的生活中發生了兩件好事,首先恭喜在美國常常照顧我的表姐,平安生下了一名非常漂亮可愛的女娃兒!!!讓我們全家人終於都升了格,多了一個輩份喔!而第二件事,就是以前在紐奧良的室友來台灣玩了將近兩個禮拜,因此忙著招待客人到處逛逛,所以也就沒寫部落格啦!

室友以前曾說:「剛剛開始見面的時候,香港人大多是比較酷的樣子;可是台灣人沒見兩次面就會說: "來我家坐坐吧!"」哈!經過她這麼說,我才發現,她的觀察還真入微,這好像真是台灣人獨特熱情好客的習性ㄟ!

記得有一次帶一位外國朋友在圓環吃蚵仔煎,吃完之後,外國朋友默默目不轉睛地盯著老闆煎蚵仔煎,老闆看到了,立刻豪邁地說:「來!為了妳!再煎一個蚵仔煎!」外國朋友一驚,嚇地說:「我已經吃飽了!沒有要買!不要為我再煎一個!」老闆用台語大笑說:「沒關係啦!不買也沒關係!來!再煎三個!讓妳看個夠!拍個照吧!(哈!台灣人超愛拍照的!)」外國朋友的臉,立刻浮現出又驚又喜的表情。我則為了台灣人的大方與好客而感到自豪。

除了好客的熱情之外,爸爸在送我室友去機場的路途中也說:「在台灣啊!有錢的時候吃比較貴的,當然好吃!沒錢的時候,就吃路邊攤,不過也一樣還是很好吃!」我想台灣隨手可得的美食及好客的熱情,實在是讓許多外國人印象深刻,真是台灣最佳的風景之一! (不過,有時太熱情,可是會嚇到別人的呢!不要太勉強別人才是!:P)

寫到這裡,不禁回想起在美國念書時,和各國不同的人相處的總總,雖然當時常有一些小困擾,但現在想想還真是蠻有趣的!

記得剛到美國時,曾經和幾個南美洲的同學一起同組做報告,但喬了好久,開會的時間就是沒有辦法敲定,因為他們總說:「我們現在沒有時間!我很忙等一下再說!」可是其實當他們在說這句話時,正穿著比基尼和短褲曬太陽,我心底暗自咒罵了一番,想著:「怎們這麼衰!和這些人同組!見鬼哩!沒時間開會還在這裡曬太陽!睜眼說瞎話!怎麼這麼混!」

但後來才發現,原來對我的南美洲朋友們來說,「曬太陽」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而有趣的是,當他們曬完太陽,精神飽滿、心情愉快之後,工作效率居然不但出乎意料的高,討論的氣氛也很輕鬆愉快,我才發現…原來是我太嚴肅和緊張了。所以後來學會,為了討論的結果良好也為了避免紛爭,以後就讓他們先曬曬太陽吧!

而這些經驗也常成為台灣同學們聊天的話題,記得有台灣朋友提過一些和美國朋友相處的經驗。據說有一次,她和一個沒有很熟的美國朋友一起相約出去,正巧約了一個吃晚餐的時間,並且碰面地點約在美國朋友家。我台灣朋友照"正常"邏輯推算,心想雖然沒有說要一起吃飯,但約這個時間地點,大概是要一起吃飯吧,於是就空著肚子赴約。

沒想到,她的美國朋友不但沒有問她吃過了沒,卻只是很有禮貌地只請她坐在外面的小廳廊,沒有邀她入屋內,並說:「不好意思,我快吃完了,等我一下五分鐘後就出發!」她心想:「這個人真奇怪!怎麼這麼沒禮貌,沒問我有沒有吃就算了,也沒請我進屋內,還自顧自地吃自己的晚餐…。」但又不好意思說什麼,只好餓了一個晚上。

後來才發現,除了Party之外,蠻多美國人是不輕易請人到他家坐或吃飯的,因為普遍來說,這是一個很注重隱私的國家,我又和你不熟,為什麼要請你來我家?因此只有交情到一定程度的朋友,才會被邀請到自己家裡。而當他們沒有約吃飯,大概就真的沒有約吃飯,因為就算真的約了,也會因故臨時取消,因為這是一個高度注重自我的文化。如果我今天懶得去,就是懶得去,我忘了就是忘了啊!

其實嚴格說起來,美國人一般比較注重的是書寫契約,他們大多沒有一言九鼎的習慣,所以說重要的事情,請一定要白紙黑字的寫下來,並留備份,以策安全。 (哈哈!糟糕!我好像正在建立一個對美國的刻板印象!)

不過談到這些在美國和不同種族的人相處的經驗,當然就不能不提到紐奧良。當很多台灣朋友聽到我在紐奧良待過,不禁會問:「那裡不是很多黑人嗎?會不會很可怕啊?」但長期和黑人相處後,依我的經驗我覺得,其實大部分的黑人有時反到比白人還好相處。(還是因為我們都是"有色人種呢"?)

記得有一天上公車時,心情不是很好,我垮著一張臉。沒想到胖胖的黑人司機先生看到我一上車,突然大叫一聲「Ha!」而把我嚇了好大一跳。接下來調皮的黑人伯伯用洪量的聲音大笑道:「Ha! Got you! Hey smile! Beautiful!」(哈!嚇到妳了!漂亮的女孩!笑一下吧!) 逗得我不自覺地笑了出來。因此每每聽到別人問我怕不怕黑人的問題,都不禁想起很多溫暖的小插曲,當然也想起被喝醉的黑人騷擾的經驗,於是我莞爾一笑:「紐奧良的黑人和台灣人一樣,有好人也有壞人,而好人也會做壞事,壞人也會做好事啊!」

因此這些與各國朋友相處的經歷,雖然具參考價值,但並不能成為放諸四海皆準的原則,因為就算是同一個文化的人,每個人還是獨立的個體,也都很不一樣。因此若帶著刻板印象與各種族的人相處,常常會碰釘子,或造成誤會。因為也會碰到非常乾淨、家裡須脫鞋或真誠好客守信的美國人,也曾碰過非常髒亂且魯莽的日本人。

而我慢慢學要學的是,儘量不要將自己的習性或想法強套在其他人身上,也儘量不要依據自己的價值觀去評斷他人,小心觀察,相互尊重和包容多給彼此空間,因為我們常因自身背景的不同,個性的不同,而有不同的習慣與思考模式,常常很多事根本超出想像之外,而很多狀況其實並沒有誰對誰錯,沒有上下尊卑優劣只是不同罷了我想,這不僅適用於不同種族之間,也適用於每個人跟人之間。因為有時反過來想,當我覺得別人很奇怪的時候,或許很多人也覺得我很奇怪吧!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怡如的費登奎斯隨筆

yiruchen04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