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了四年漫長的歷程,但又似乎在轉瞬間, 台北國際費登奎斯師資培育課程的第一屆,在上週六畢業了。我想,很多人,生命因此有了很多的轉變。當然,我也是,而且是當初在憑藉著一股強大的熱情和衝動下,滿心只想著如何把費登奎斯國際師資培訓帶回台灣的同時,所始料未及的------自己會因為被冠上這個到如今,自己仍覺得與自己有距離的陌生身份,而被上供,成了各種不同正負角色投射的祭品;更驚嚇地,是看到與自己光亮與陰影之間的交戰,打開了黑白之間不斷流動轉變的頻譜,捲入一場又一場驚天動地的翻騰攪動。

 

回首望去,覺得自己幾乎是在風暴中爬著出來而存活下來的,而且現在還在喘息之中。但對於雪中送炭所有一切一切的善意與幫助過我的每雙手,心與心的交會與眼神,現在只要閉起雙眼,還是會淚眼朦朧,感激涕零。在崩潰邊緣掙扎的同時,無疑的,這也是面對脆弱看到極限,學習接受擁抱,珍惜以及臣服的歷程。

 

能夠成功地辦完四年的課程,的確要感謝非常多默默存在的天使,否則,很可能在驚險中半路夭折。

 

這一路上,慢慢發現,在很多關鍵時刻,自己所做的每個決定,會逐漸定義出,"我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和"我會是什麼樣的人";於是在更看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同時,逐漸地, "別人認為我是什麼樣的人”,這個相較於西方社會,似乎在東方社會更為著重的觀點和可能的假想,就較能慢慢褪去。於是內在,也逐漸感到透明而開始輕盈了起來。

 

觀察自己內外在的交錯動機,如何去蕪存菁,如何減少不必要的費力,不僅在動作上,人生也是---如果對於真的注重內外一致,面對更真實(authentic)的自己的費登奎斯老師/實務工作者來說,也許會是一輩子的修煉……。換個角度來看,這些面對內外在的過程,其實也是無與倫比的重要,因為自己是誰,的確會透過最原始的溝通媒介之一“觸碰”,而無所遁形……在畢業恭喜聲遍佈,滿是歡愉的當天,要說抱歉的是,我無法說出漂亮的話,因為這些還有更多更多無法言喻的,是我最真實的感受。

 

在畢業的當天,因為內在的情緒過於複雜,只能默默地分享這兩段,陪伴我在面對恐懼,以及需要回到初衷時,我會反覆觀看,從中得到力量的影片。因為這幾天陸續有朋友們請我分享,於是我在此放上連結。

 

走筆至此,仍然還是只能致上最深的祝福。雖然畢業了,我想,我們可能不會更完美,但,生命也許會因此,而更加豐富,真實和完整,不是嗎? 

Saga Fallabela--- Fear

Baby Girl Experiences Rain for The Very First Time

    全站熱搜

    yiruchen04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