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陣子沒有Post新的文章了呢!當然最大的原因是有年假作為藉口,可以恣意放肆地懶散…。但套句以前政治學教授彭懷恩的口頭禪,「人根本不是個理性的動物,說穿了,人其實是個 "理由的動物"」 ,每當聽到別人或自己找藉口解釋時,總會因為想起這句話而莞爾一笑,哈哈! 真是一針見血,讓人無所遁逃。

其實,沒有Post文並不代表沒有寫。剎那間的感動,常常不是寫不真,是寫不了那種錐心刺骨的真,於是言語的描繪與捕捉,仿若成為對於那稍縱即逝美好的一種褻瀆;但若不留下隻字印記,心中的某一角,又會為了那些灰飛煙滅的剎那惋惜而隱隱作痛。因此寫也不是,不寫也不是,沉溺在寫作的泥沼,似乎跳脫不了無休無止的輪迴。

但若能於苦思中偶爾蹦出神來之筆,就如同偶然吹奏出令自己顫動落淚的樂音時,一股強烈的電流從頭到腳地劃過身軀,彷彿窺探天堂般驚心動魄的美好,而這大概就是音樂文學藝術之所以迷人之處,誘使藝術家們前仆後繼、心甘情願著魔般地為之獻祭自己,只為追求那剎那的永恆。

所幸懶散的小女子我從來不敢僭越、幻想要真的成為作家,所以沒有截稿的壓力,沒有討債鬼般的編輯來催文,也逐漸學會放過自己,不因絞盡腦汁而徹夜未眠,因此那些不成文章的隻字片語不用勉強胡謅擠壓硬湊出來交差,僅將之存寄於電腦記憶體裡面,偶爾翻閱,就當作言不達意的紀念吧!也許哪天時候到了也能成文了呢? 現在還是放下綺麗幻境,乖乖老老實實地回來寫寫Body Mapping吧!

之前被一個好朋友調侃說:「怡如啊!妳的Feldenkrais前奏到底要寫多少篇啊?我一直在等Feldenkrais的正文ㄟ!」
快了快了!,今天要把Body Mapping做個總結,好事多磨嘛!大概在兩三篇之後,就可以進入The Feldenkrais Method 的正文了喔!

 

Body Mapping Final (上)

Body Mapping1-5的文章中,我嘗試從不同的面向以及故事去介紹Body Mapping的內容,希望能描繪出一個概括,但如果要認真來探討這個派別的話,用三十篇文章也不夠寫,不過這個部落格的宗旨是為了介紹The Feldenkrais Method (費爾登克拉斯身體教學法) ,為了繼續前進,只好忍痛割捨許多Body Mapping的枝微末節,在這裡將Body Mapping做一個統整以及心得評論總結,因為這樣才能繼續下去直通Feldenkrais的道路。

好吧!首先在這篇最後介紹Body Mapping的文章中,我先來談談這個觀念是怎麼發展出來的好了,這也是來自一個很有意思的故事。

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Ohio State University)的大提琴教授William Conable 以前曾經教過一個小孩,這個孩子極有天份,他不但音樂性極佳,勤於練習,且拉出來的音色也很優美,Conable當時覺得這個學生一定會是未來的明日之星。

多年後,在因緣際會之下,Conable又遇到了這個長大成人的孩子,Conable很高興,滿心歡喜地期待著,心想不知道這個孩子將會拉出怎樣優美的樂音。可是卻沒料到,當這個孩子開始演奏之後,Conable發現,這個孩子拉出的音樂不但不動聽,而且不知道為什麼,聽起來還卡卡的,不是很流暢的樣子。看著這個孩子滿頭大汗努力地演奏,Conable大吃一驚,不斷地思索,為什麼這個孩子長大之後,演奏出的音樂會變成這個樣子呢?

Conable百思不得其解,於是他開始與這個學生話家常,嘗試從他的成長過程中找到蛛絲馬跡。在談話中,Conable意識到,這個學生仍是個勤奮練琴的學生,他並不是因為疏於練習而無法好好演奏的,但為什麼會這樣?到底出了什麼錯呢?Conable一直找不到問題的癥結…,直到這個學生無意中說出:「我覺的大提琴很大,不是很好控制…」,這時Conable才靈光乍現、忽然驚覺, 原來"這就是這個孩子拉琴動作不流暢的原因啊!"

為什麼呢?大家可能會打一個問號吧?

其實人說的話,常常無意間會透露出內心最深沉意識。原來當這個學生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大提琴對他來說,是一個龐然大物。為了拉好大提琴,他小小的身軀必須遷就大提琴的的大小,因此常常覺得有些壓力,有些吃力。隨著年齡的增長,雖然他的身體已經長大成人,然而這樣的想法卻一直盤據在他的腦海中。

換句話說,多年後他腦海裡對於自己身體的印象,還是停留在多年前小孩子的型貌。因此,雖然大提琴已經比較適合這個學生長大成人之後的身體了,但他並沒有隨著身體的成長,去調整他與大提琴之間的空間關係,還是小孩駕大車的感覺。也就是說,他沒有適應自己的身體,他並沒有找到和諧的方式來運用身體去演奏音樂。除此之外,他還懷有著對於"龐然大物"隱約的恐懼等種種原因,因此在不知不覺間,隨著成長累積,這些看似無關緊要的原因,卻造成他拉琴的障礙。因此,就算是一個有天分的孩子,長大後,若無法流暢地運用肢體,他也終將無法演奏出流暢的音樂。

自此之後,Conable開始訪談,觀察學生們演奏的動作、他們演奏出來的音樂、以及他們腦海中對自己身體圖像概念之間的關係。而這個故事就是The Body Mapping概念開始發展的緣起了。

 

其實在參加The Body Mapping課程之前,我一直認為當時我的長笛演奏不夠流暢的原因,僅僅是因為成人之後才開始學習長笛演奏的緣故。但在上了Body Mapping之後,才恍然大悟,原來演奏的行為動作是與音樂的演奏息息相關的。因為身體和樂器是音樂演奏的媒介,音樂是透過表演者的行為動作所製造出來的,而音樂不但承載著演出者的訊息,音樂也是演出者身心狀況的印照。

回想當時,我的身心狀況因逃難等種種原因,處於極度緊張的狀況,所以當然無法非常流暢地演奏,無奈當時我並不知道這些原由,常愈練愈糟。也就是說,瘋狂的練習的策略,不但不會解決問題,反而適得其反。

後來在學習The Feldenkrais Method中,我才深深領悟到,原來傳統"勤能補拙"的方式,並不適用於所有學習的狀況。真正有效率的學習,是必須找到問題的癥結點,然後對症下藥;盲目過分地努力,往往不但只是一種自我安慰、避免接受良心譴責的方式,這甚至可能成為把自己逼入絕境的一種暴力。(這個觀念,我認為非常非常重要。在台灣的傳統教育中,"努力"是一種至高無上的價值,但我卻因謹守教誨而差點把自己毀掉。這種種的思辯,在正式介紹費爾登克拉斯身體教育The Feldenkrais Method的文章中,我會有更為詳盡的說明)。

 

(Coming up ~ The Body Mapping定義,與怡如心得總結評論)…

創作者介紹

怡如的費登奎斯隨筆

yiruchen04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ang Yi
  • haha!調侃你的那個人就是我呢!? 還是不只我一個人沒耐心!?不過我的腦袋對於Feldenkrais確實...慢慢浮現初基本的輪廓了
  • 哈哈真是孺子可教也!
    耐心是很重要的!有了基本輪廓之後,就比較容易接受Feldenkrais了,
    真高興,我的努力終於有了一點小小成果囉!!!
    感謝小亨利的友情相挺,常常留言!Thanks!!!

    yiruchen0409 於 2010/02/26 20: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