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Facebook貼文時,發現這篇文章(2017年6月1日)是想留下的,所以放在部落格:

在自我探索和覺察的路上,會看到很多自己無法逼視,痛到一直想要逃走的狀態.
無法外求,只有從內在尋找資源,看看能不能讓自己稍稍穩住一些.
忽然想起一個很久以前的記憶:
大概在大學的時候,有一次全家大小出去玩.
在花蓮山裡步行的同時,
大家目光集中在阿公戴著的一頂鴨舌帽.
因為實在很好看,大家輪流笑鬧著試戴
沒想到在我頭上居然意外地適合,
阿公看我愛不釋手,就讓我一直戴著.
正值女孩愛漂亮又正漂亮的年紀,
我邊看著路邊的倒影,
邊內心自戀地竊喜著.
倏地,一陣風吹過來,
竟然帶走阿公心愛的鴨舌帽,
眼見它被吹落了谷底,隨著溪水漂走卻來不及救
我低下頭,喃喃地直說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之後的好幾天都無法正眼看阿公.
回到台北後的一整個星期,
我大街小巷,百貨公司,路邊攤,
只要有賣帽子的地方就焦急著到處找,
卻怎麼也找不到任何一頂類似的鴨舌帽.......
大約10天之後,阿公提著大包小包,流著一整身汗到家裡來.
興奮地叫著我,
他從袋子裡拿了紅,白,黑三頂帽子出來要我試戴.
慌張地搞不清楚到底哪邊是前哪邊是後,
我羞赧地戴上其中一頂.
阿公認真地站在不同地角度如觀賞藝術品般地觀看,
國台語夾雜地說: "愛歪歪ㄟ,才好看"
然後幫我調整帽子的角度.
三頂都試戴之後,
他看著我的雙眼開心地問: "你嘎意哪一頂?"
我挑不出來,因為雙眼已經朦朧.
我低頭困難地發出聲說:
"阿公對不起,我找不到跟之前一樣的帽子還你."
阿公直說: "無要緊! 無要緊! 我買到更好看的!!!!!"
他挽起三頂帽子,一起塞到我手上說: "嚨好看,嚨給你"
然後他老人家又大包小包地離開,
留下滿臉淚水的我,被滿滿的愛和寬恕所包覆......
而現在這個因為看到自己的陰暗面和創傷,
彷彿被剝光到遍身赤裸,被遊街示眾,萬夫所指,羞愧到活不下去的我,
在這樣的回憶中,似乎找到可以喘息和休憩的空間.
緊縮的胸骨慢慢展開,被掐緊不能呼吸的喉嚨開始釋放.
好像可以繼續活著,再度張口呼吸,
我整個人變得柔軟了起來
阿公,謝謝您,好想念您,無論您走了多久........

    全站熱搜

    yiruchen04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