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部落格開張到現在半年多,終於開始要慢慢進入The Feldenkrais Method的介紹和討論了。(嘿嘿!沒料到我廢話比之前料想的還要多很多:P,居然拖了半年多,對於諸位看倌兒還真有一點不好意思啊,呵呵!)

記得當提到The Feldenkrais Method時,幾乎每一個朋友都會說:「Felden…什麼?」(沒聽過!真是個奇怪的名字!是吧? 我第一次看到的時候也這樣覺得,連唸都不確定怎麼唸。) 這是一個猶太名字,也就是說,這教學法是依據這位發明者的名字來命名的。現在最常見的中文翻譯是「費登奎斯」;而去年和前年在東海大學暑期音樂節擔任此課程口譯時,東海大學用的是「費爾登克拉斯」,但是我和幾位Feldenkrais工作者的朋友們都對這兩個名字都有點不太滿意,正在忖思合適的中文名稱中。

在正式來討論這教學法之前,應該會有人好奇,誰是Moshé Pinhas Feldenkrais吧? 那麼今天我們就花點篇幅來講講我祖師爺的故事好了!

Moshé Pinhas Feldenkrais是一位猶太人,190456日生於Slavuta (Ukrainian Republic 現在的烏克蘭共和國)。在搬到Korets之後,Feldenkrais一家又搬到了Baranovich (Belarus現今的白俄羅斯)。當時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在戰亂中,年幼的Moshe Feldenkrais於白俄羅斯完成了猶太成年禮(Bar Mitzvah) ,以及中學教育(Hebrew 希伯來文以及Zionist philosophy 猶太復國主義思想)。1918年時14歲的Feldenkrais 獨自離開白俄羅斯,他花了六個月,在1919那年到了今天的巴勒斯坦(Palestine)   晚年的Feldenkrais 曾回憶道: 那是比登上月球還困難的旅程

在巴勒斯坦時期,Feldenkrais 以當工人為生,直到1923年才到高中就學,當時的他自食其力,半工半讀地當家教,於1925年時獲得高中文憑。畢業後,Feldenkrais到了英國的探測研究室擔任製圖師,同時參加猶太自衛隊,也開始學習柔道術(Juitsu)。1929年時,他在一個足球的比賽中傷了自己的左膝,但休養期間的Feldenkrais並沒有閒著,他以希伯來文寫了兩本書:Autosuggestion(自我暗示1930)以及出版Juitsu (柔道術1931)。

Feldenkrais在這幾年間努力存錢,終於儲了足夠的旅費與學費,1930-1933年期間,他來到了巴黎讀大學,畢業於Ecole des Travaux Publics dess Paris,獲得機械及電機工程學士學位,並且繼續攻讀研究所,最後在巴黎的Sorbonne索邦大學取得了物理學博士,也協助諾貝爾獎得主Frederic Joliot-Cruie (居理先生)發表許多研究。而之後的1935-37期間,FeldenkraisArcueil-Cachan實驗室,建造有關於原子彈發射實驗的范氏起電機(van de graaff generator),也在1939-1940年間,與Paul Langevin共同研究磁學(magnetics)與超音波(ultra-sound)。

除了科學上的研究之外,在這旅居法國的期間,Feldenkrais遇到了一位對日後影響深遠的大師。1933年時,他遇見柔道(Judo)的創立者:嘉納治五郎(Jigaro Kano),自此之後,Feldenkrais便開始了柔道術(Juitsu)的教學,以及柔道(Judo)的訓練。1935年,Feldenkrais以法文出版了他之前的書籍Juitsu,並定名為La Défense du Faible Contre L'Agresseur。除此之外,Feldenkrais1936年晉升黑帶,也成立了第一個柔道協會,接著在1938年時升上二段,同年與 Yona Rubenstein 結婚,並出版了ABC du Judo

然而Feldenkrais在法國的生活,卻因第二次世界大戰,1940年德軍的占領法國而結束,這時身為猶太裔的Feldenkrais,為了逃離納粹的追殺,在情急之下逃到了英國。因此在接下來的1940-1945年期間,Feldenkrais在蘇格蘭擔任英國海軍的科技部官員,負責指揮管理反潛艇研究,同時也教導柔道(Judo)以及自衛課程。並在之後的1942年期間,出版了自衛手冊Practical Unarmed Combat, and Judo

雖然成功地逃到了英國,但於逃難期間,Feldenkrais博士在潛艇甲板上不慎滑倒。這樣的意外,不但加劇了膝蓋的舊傷,更導致他下半身幾近癱瘓,於是Feldenkrais尋求醫生的診治。當時英國的一位外科醫師,建議Feldenkrais開刀,可是醫生說成功機率只有50%。換句話說,如果失敗的話,Feldenkrais很有可能必須一輩子坐在輪椅上。這時,身為物理學博士的Feldenkrais,覺得以科學家的角度來看,50%手術成功的機率實在太低,他不願意接受,因此不願妥協的他,決定自己面對傷勢。

 

Feldenkrais博士開始檢視自己的經歷,他意識到其實自從1929年足球賽中受傷之後,自己就一直反反覆覆地為腳傷所苦,尤其從法國逃難的經驗之後,他也發現逃亡的焦慮使得他的疼痛變本加厲

 

認為這些狀況其實並不是單純,自己膝蓋的問題,除了可能與本身的性格有所關連之外;他更懷疑,失去功能,可能並不是源於受傷本身,而是來自於自身對於傷害的反應,也就是說,如果做出了不適當的反應,可能會使其傷勢加重。因而反之如果他能選擇適應不一樣的反應,可能可以用此方式來減低疼痛及限制。

 

這樣的想法,讓Feldenkrais博士於蘇格蘭期間,開始著手自我研究,他將自我身體視為實驗室,研究人類動作的相關知識,例如:解剖學、生物學、生理學、語言學、運動學、神經學、心理學和人類學等,並從擔任小兒科醫師的妻子那了解兒童的發展。具有東方武術知識的Feldenkrais,更接觸瑜珈等各種東方的覺知練習、以及身心技巧,透過自我觀察和探索,在這幾年的時間,從密集地自我觀察,和重新教育覺知與動作的過程和方式中,找到了解決的方法,使功能再現,並能重新站立起來行走。

這些覺察以及觀察的技巧,逐漸發展而成The Feldenkrais Method兩種課程形式之一的 Awareness Through Movement 動中覺察,而自此之後,Feldenkrais私下幫一些同儕上課,並開始發展一系列的課程,來介紹他新發現的觀點,也開始教導一些實驗性的課程。

1946年,Feldenkrais博士離開英國海軍,遷居至倫敦,他不但受雇於私人企業,擔任顧問與發明家,同時也創立了國際柔道協會,並以科學方法來分析柔道。1949年時,Feldenkrais在倫敦出版了有關The Feldenkrais Method的第一本書: Body and Mature Behavior: A Study of Anxiety, Sex, Gravitation and Learning1952年同樣在倫敦,出版了他最後一本與柔道相關的書籍:Higher Judo。在這段期間,忙碌的Feldenkrais也撥冗與很多重量級的大師相互切磋與學習,包括:G.I. GurdjieffF. Matthias AlexanderElsa Gindler 以及William BatesFeldenkrais 更長途跋涉地去瑞士,與影響他深遠的Heinrich Jacoby學習。

1951年,Feldenkrais終於得以回到了猶太人的故鄉:戰後新建的以色列。於1951-1953年間,他負責指揮管理以色列軍隊電子部門(Israeli Army Department of Electronics)。而大約在1954年左右,Feldenkrais博士搬到了以色列的特拉維夫(Tel Aviv)安頓下來,並開始全職教授他的方法學。1955年,FeldenkraisAlexander Yanai Street上的工作室裡,固定地教授The Feldenkrais Method兩種課程形式之一的Awareness Through Movement 動中覺察(ATM),同時也在母親與弟弟的住所,教授The Feldenkrais Method的另一種課程形式Functional Integration功能整合(FI),並於1957年初起,他開始為以色列的首相David ben Gurion上課。

1950年代末期,Feldenkrais博士開始受邀到歐洲以及美國巡迴介紹他的課程,並於1960年代,出版Mind and Bodily Expression,之後也於1967年時出版了Improving the Ability to Perform (1972年翻譯英文版: Awareness Through Movement)。在接下來的1968年間,Feldenkrais49 Nachmani Street設立工作室,教授Functional Integration功能整合(FI),他更於1969-1971年間,開始了第一次的師資培訓課程,當時參加訓練的有12位學生。

隨著教學法的日益成熟,1975-1978年間,Feldenkrais受邀到美國舊金山(San Francisco)教授第二次的師資訓練課程,參加訓練的有65位學生。Feldenkrais1977年出版The Case of Nora,並在之後的1981年出版The Elusive Obvious兩本書。而幾年後的1980年,他美國麻州的Amherst開始了第三批的師資訓練,共有235位學生參加。但是一次,Feldenkrais只有教授第一以及第二年,因為自1981年秋天始,他開始生病而無法在公開場合教授。最後Moshé Pinhas Feldenkrais198471 辭世,享年80歲。

 

回顧Moshé Feldenkrais的一生,他的生命中最少有兩次大逃難的經驗,而在這樣的災難中,每次都必須從創傷中重新站起來,從無到有。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生活與生存,Feldenkrais不斷地面臨環境的改變,他必須不斷地重新適應新的文化、學習新的語言以及新的工作,更大的挑戰是,在這一連串的變遷當中,以及無時無刻適應環境以及恐懼和毫無安全感的同時,猶太裔的Feldenkrais,不能被其他文化所吞噬,他必須保有他的自我及(猶太)民族的認同,那他是如何處理這排山倒海的混亂與衝突以及焦慮,克服難關,進而發展出自己的教學法及哲學呢?

Mark Reese 認為,Feldenkrais博士透過生命體驗以及自我觀察,無論學術領域、身心創傷或探索研究發明,他將人生的課題學的很成功,他學習到在變動中,如何去重新學習,也學習到如何將所學教授與他人,並讓人能夠活得更像人,而並非機器。 

Feldenkrais一生中幫助或教導過的人們,來自全世界各地,不分性別、種族、宗教、職業,也不分年齡,其中有因生產而脖子受傷15周大的嬰兒,有97歲因被電擊而癱瘓三十年的加拿大人,也有音樂界的小提琴大師曼紐因(Yehudi Menuhin),除此之外,Feldenkrais更曾為劇作家Peter Brook以及他的劇場Bouffes du Nord上過好幾年的課程。

Feldenkrais的教學與概念哲學極其廣泛,能應用於很多不同的領域,例如:神經學、心理學、表演藝術、運動以及復健(rehabilitation) ,實難一言以蔽之不但如此,Feldenkrais博士也曾與人類學家Margaret Mead、神經科學家Karl Pribam ,以及心理物理學的前驅研究者Jean Houston以及Robert Masters等合作研究。現今在北美洲、南美洲、歐洲、澳洲、以色列以及日本有International Feldenkrais Federation (IFFFeldenkrais國際聯盟)認可的師資培訓的課程,直至今日,全世界有超過4000位合格的Feldenkrais教師。

 

P.S. 明天要啟程去美國,先去看表姐和新生的小baby,再去芝加哥參加Feldenkrais的師資訓練,所以部落格可能會休息一陣子。(不過也有可能心血來潮又寫起來了呢!? 哈哈!) 在寫完Feldenkrais的生平之後,真的非常想見見本人,可惜沒有機緣和Feldenkrais學習,不過我們的主要老師之一,是當時主辦舊金山受訓的博士生,而兩位主講者均為當時San Francisco 65位之一的嫡傳第子,也都是相當棒的老師! 總之,非常非常期待這次的受訓,不知道又會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今天開始暫告台灣的教學工作,不用一直想教案,感覺上終於要放假!又要開始旅行了!!!真開心喔!!!  喔!忘了附參考資料了!
 

 關於什麼是The Feldenkrais Method請見http://yiruchen0409.pixnet.net/blog/post/28911734

 

參考資料:

Feldenkrais, Moshé. The Elusive Obvious. Capitola, Meta Publications, 1981.

International Feldenkrais Federation. "Moshé Feldenkrais Biography." <http://feldenkrais-method.org/en/biography>

Reese, Mark. "Forward." The Potent Self. Berkeley. Frog, Ltd., and Somatic Rescources. 1985

Reese, Mark. "A Biography of Feldenkrais." <http://www.feldenkrais.com/method/a_biography_of_moshe_feldenkrais>

Ralph, S.(1996). "An Overview of The Feldenkrais Method." <http://www.achievingexcellence.com/articles/feldenkrais_overview.pdf>

創作者介紹

怡如的費登奎斯隨筆

yiruchen04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