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讀了幾篇The Body Mapping的文章之後,大家應該會想問,怡如啊!妳寫了老半天,可不可以簡明扼要的說清楚,到底什麼是"Body Mapping"呢? 在Body Mapping系列的最後,我們來定義一下好了。其實答案並沒有那麼直接,官方網站先解釋什麼是"Body Map",然後才解釋什麼是"Body Mapping"。

1.What is Body Map? 什麼是身體圖像概念呢?

"Body Map" is one's self-representation in one's own brain. If the body map is accurate, movement is good. If the body map is inaccurate or inadequate, movement is inefficient and injury-producing.
 
"身體圖像概念(The Body Map)"是一個人在腦中對自己身體結構意象的呈現。如果身體圖像概念的呈現是正確的,動作行為就會是好的;如果身體圖像概念是不正確或不精準的,動作行為就會沒有效率且容易造成運動傷害。


 

2. What is Body Mapping? 什麼是"持續身體構圖呢"?

William Conable observed that students move according to how they think they're structured rather than according to how they are 
actually structured. 
Body Mapping is the conscious correcting and refining of one's body map to produce efficient, graceful, coordinated, balanced, effective movement. In Body Mapping, one learns to gain access to one's own body map through self-observation and 
self-inquiry.The student carefully corrects his or her own body map by assimilating accurate information provided by kinesthetic experience, the mirror, models, books (including anatomy books), pictures, and teachers. Conable's observations are currently being confirmed by discoveries in neurophysiology concerning the locations, functions, and coordination of body maps in movement.

William Conable
發現,學生們是依據他們所認知的身體圖像概念來動作,而並非依據他們實際的身體構造
來動作的。
"持續身體構圖(The Body Mapping)",指的是持續有意識地去修正、和精緻化自己身體圖像概念
(
the body map) ,進而能產生有效率的、優雅的、協調的、平衡的以及有效的動作。在自我觀察和審閱
中,學生吸收精確的資訊,謹慎地來修正自己個人的身體圖像概念,而這些精確的資訊來源,包含運
用動覺經驗(
Kinesthetic experience 請參閱http://yiruchen0409.pixnet.net/blog/post/4310278)、
鏡子、模型、書籍、人體解剖醫學書籍、圖片和老師的幫助。現在William Conable有關於動作在身體圖像概念的存在、功能、以及統整的觀察,已經得到神經生理學的証實。

 

 William Conable (http://yiruchen0409.pixnet.net/blog/post/4962121)除了是一為大提琴家以及剛退休的大提琴教授之外,他也是一位資深的亞歷山大技巧教師(Alexander Technique)。因為更精確的來說,Body Mapping是以亞歷山大技巧(Alexander Technique,一個動覺教育系統Somatic Education)為基礎,而發展延伸出的另一個動覺教育系統。後來,William Conable同為亞歷山大技巧資深教師的前妻Barbara Conable,成立了一個名為Andover Education的組織,致力於以Body Mapping 的概念,來幫助音樂家們身心健康地演奏音樂。(有關Barbara Carnable,請見前奏(五)Body Mapping 1Focal Dystonia http://yiruchen0409.pixnet.net/blog/post/3768596)。

 

 (有關亞歷山大技巧,可以參見台灣少數合格教師之一的彭老師,對亞歷山大技巧的簡介(http://www.wretch.cc/blog/bodyprogram/3150025) 。
而英文的部分,只要Google: Alexander Technique,就會搜尋到很多的資料了。)

 

為了讓非醫學背景出生的音樂家們,可以有效率的運用Body Mapping的概念,Barbara將內容設計成為(至少)六個小時的課程。

第一個小時: 音樂演奏、身體覺知以及身體使用的關係
第二個小時: 身體的核心以及身體平衡的位置
第三個小時: 手與手臂
第四個小時: 呼吸
第五個小時: 腳
第六個小時: 整合及應用

 在課程中,學生們大量閱讀身體的解剖圖像及影片、使用骨頭模型,來認識身體如何運作產生動作的原理,並探索如何將這些知識應用在日常生活的行為中(如坐、站、走路、拿東西等),以及更進一步將所學應用在音樂演奏當中。

而當時我第一次參加的,是為期一個星期每天從早到晚的課程,由於幾乎沒有什麼接觸過這一方面的知識以及英文單字,在短時間內密急暴露在大量繁雜的資訊下的結果,我幾乎每天下課之後,頭都劇烈疼痛不已,覺得再多看一個字就會昏倒的感覺。其實人的身體構造極其複雜,對我而言,這樣短短的時間之內,不太可能全部吸收進去。因此隔年又去參加了為期一周的會員大會…,算起來,雖然我曾經去上過幾次Body Mapping的課程,但事實上直到第四次,我才確定這些概念已成為自己的一個部分。

回想起來,除了吸收了很多我聽都沒聽過的資訊之外,在
Body Mapping的課程中,還有一個非常最意外的收穫。

不知道大家還記得我所罹患的TMJ syndrome (顳頜關節功能紊亂綜合症)
嗎? (請見前奏(一)http://yiruchen0409.pixnet.net/blog/post/3768588

以及前奏(二)http://yiruchen0409.pixnet.net/blog/post/3768589)。

記得在第一次上Body Mapping課程第三天休息的時候,我被一張TMJ海報所吸引(見下圖),仔細閱讀之後,我赫然驚覺,真正顎關節的所在,好像與我所認知的部位不太相同。於是我輕觸了幾個自己覺得有可能是顳顎關節所在的三個部位,並同時做了張口以及閉口的動作,來檢測顳顎關節實際的位置。在動作中才發現……原來我真正的顳顎關節,要比我所認知的要往上3公分左右。真是讓我大吃一驚!

為了擁有正確的身體圖像概念,我閉上眼睛,摸著顳顎關節真正的所在處,並且默念著,顳顎關節在這裡、顳顎關節在這裡、顳顎關節在這裡,然後想像動作的起始是始於顳顎關節,忽然間,我覺得張口閉口的動作變得輕鬆很多,而且我嘴巴張開的幅度,居然立刻多了將近1.5公分左右,當下覺得,「天哪!真是太神奇了!!!」

 


 不過顳顎關節圖像概念的認知錯誤(以Body Mapping 的術語來說,就是miss-mapping) ,當然並不是造成我「顳頜關節功能紊亂綜合症」唯一的原因。其實長期習慣緊張地咬緊上下顎等,更是主因之一,不過這些,就等到寫The Feldenkrais Method的時候再談囉!

 (Next: 怡如對於Body Mapping之評論、以及中英文Body Mapping相關資訊整理)

 

 

 

 

 

創作者介紹

怡如的費登奎斯隨筆

yiruchen04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