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上篇...)

為了解釋什麼是「Neuroplasticity」,Rossman教授舉了一個例子("The Brain That Changes Itself", by Doidge ):

近年來有個研究,以先天眼盲的人士作為測試對象。研究員將攝影機等等儀器連接至這些眼盲人士的舌頭或是背部,然後傳送一些資訊讓他們的大腦去接收……結果這些盲眼人士居然開始 "看"的見,雖然大概無法和大部分人看東西一樣的清楚,但是他們可以依據這些資訊來辨認方向,進而幫助他們走路,減少碰撞的機會。

為了弄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些研究員運用Functional MRI來監測他們的腦內活動狀況。結果發現,這些眼盲人士能夠"看"的到的原因,是因為他們身體裡的神經元會製造出新的連結路徑,由舌頭或背部接收資訊,然後將資訊傳送到腦中,之後大腦便將這些資訊拼湊成一些影像,因此這些盲眼人士便能開始"看"的到。

 

 

 

寫到這裡,讓我想到兩個星期前,參加台大醫院和台南藝術學院等機構聯合舉辦的「音樂演奏健康促進」國際研討會中,德國教授Eckart Alternmüller恰巧也說了一個「Neuroplasticity」相關的研究故事(ㄟ? Neuroplasticisy 是不是當紅的一個領域啊?)。

Alternmüller教授的兒子有一位同學,是一位生下來沒有手的孩子,但是他非常想要學習演奏樂器,因此而選擇了法國號,在影片中,我們看到他將腳舉起來,靈活地運用三根腳趾頭來演奏一把放在架子上的法國號。當聽著這流暢優美的樂音時,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用腳指演奏出來的,不禁感動地熱淚盈眶,真無法想像他要克服多少難關,才能如此演奏…。

於是Alternmüller教授邀請這位十七歲的音樂系學生參加「Neuroplasticity」的研究,在他演奏時接上儀器,原本以為會看到腦內負責腳的區域會有反應,但沒想到卻發現他的大腦內劇烈反應的區塊居然是手,也就是說,雖然沒有手,但是因為他的大腦已經將他的腳當手來使用,引起大家驚呼了一聲!

所以具體的來說什麼是「Neuroplasticity」呢?我在網路上查到的資料如下:

Neuroplasticity refers to the capacity of the brain to develop new neuronal/synaptic interconnections and thereby develop and adapt new functions and roles. It is now thought that this capacity for rewiring of the neuronal synapses to allow for re-development of entire regions of the brain is present in adults as well as children…. (ISCID Encyclopedia of Science and Philosophy http://www.iscid.org/encyclopedia/Neuroplasticity)

Neuroplasticity (神經元可塑性):腦有發展新的神經/突觸相互連結網絡的能力,因此可以發展和適應新的功能與角色任務。現今認為,神經突觸具有這樣重新連線的能力,讓成人的整個腦,有如同孩童般展現重新發展的可能。

也就是說「老狗學不了新把戲」這句話應該要改變成「老狗也可以學習新把戲」!!!我想這樣的可能,是非常令人振奮的!!!也就是說無論你是什麼年齡,都有可塑性,你都可以重新學習和改變,想想看,我們的未來是多麼充滿希望的啊!!!那麼運用同樣的邏輯,Rossman教授認為: "If the Blind can learn to see, the anxious can learn to relax." (如果眼盲人士可以學習如何去看的話,那麼焦慮就可以學習如何去放鬆。)

請回想看看,當在擔心、緊張、焦慮時,你是什麼感覺?會有什麼反應呢?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時,有人可能會覺得自己像三歲小孩般驚惶失措、不知如何是好。這時我們也許會想逃避,好希望、好希望有一個強而有力的聲音,來指點一條明路;也許暗自強忍,希望再忍一下就會過去,祈禱這個事情趕快消失;或希望有人來救助自己逃離這個慌亂不安的迷霧,告訴自己不用害怕,一切都會沒事…。我想,雖然是因人而異,但每個人應該都或多或少曾經歷經過類似的情形。

在提供一個有效具體的方式(我會將此方式錄製成為聲音檔,Post在下一篇文章中)前,這裡有個方法,可以幫助自己釐清一下自己的思緒。

當焦慮緊張擔心時,我們可以先坐下來,將自己擔憂的事情列表,分成三個區塊,(一)可以解決的事;(二)不能解決的事(如:親友得絕症、2012世界會毀滅的預言等等);(三)我不確定到底可不可以解決的事。

當發現到這是不能解決的事,有兩個方法可以試試看。第一,學習去接受(這應該很困難吧?)。第二,既然無法改變,與其用這些時間和精力去擔心,不如想像這件事情會往正面的方向發展。例如雖然朋友得絕症,不要去想他/她到底會多痛苦,請想像他/她正得到良好的照護,即將脫離痛苦…。雖然這對事情不見得會真的有什麼幫助,但至少自己可以減少擔心和焦慮緊張,而能節省這些體力去做些有實質用處的事情。

再來當不太清楚這件事情有沒有解決的可能性時,很多人會做的選擇,就是試著找一些有智慧的親朋好友談談,這個方式常常會有不錯的效果;而另外一個方法就是,當你不想找人談,或正好沒有適合的人選時,可以想像如果當一位有智慧的人遇到同樣問題時,她/他會如何處理。例如:可以想想看達賴喇嘛會怎麼說、耶穌會怎麼說、或那位有智慧的阿媽、朋友或老師會怎麼做等等。

過一段時間之後可能你分類的事情會有所改變也許因為自己的能力又加強了所以不可能的事就變可能了

除了這個方法外,怡如也提供一個方法。就是如果你真的那麼喜歡擔心的話,就請就規畫一個專心擔心的時段吧!譬如說:早上八點時,發現自己開始擔心一件事,就告訴自己,下午五點到五點半才是我擔心的時刻,現在不是擔心的時間,等下午再說,然後將心思放在該做的正事上。當給自己一個合理去擔心的自由時,我們可以在那個時候盡情的擔憂(因為不知道為什麼,有些人會覺的如果不擔憂的話,自己會有罪惡感),就另一個方面來說,將擔心的時間有所限制之後,我們也可以防止自己無止盡的擔憂。而其實如果嘗試過這個辦法之後會發現,當擔憂的事情被延滯一陣子後,往往到了那個該 "擔心"的時間時,很多的擔心就忽然好像不太值得去擔心了!

 

好吧!現在再回到Rossman教授的課堂。當如果我們發現這些事情是可以解決的時候,或是當自己過於焦慮什麼事都無法去做的話,Rossman教授提供一個方法:"Guided Imagery引導式想像"。這個技巧是一種Self-direct Neuroplasticity自我引導的神經元重塑,除了減緩焦慮緊張之外,這個方式也可以運用在想要讓自己快樂、有安全感、有勇氣與自信或克服演出焦慮等等狀況。為了讓朋友有聽中文的選擇,怡如也將之翻譯,錄製成為聲音檔放在下一篇的文章中。

創作者介紹

怡如的費登奎斯隨筆

yiruchen04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